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71.大人请留步
    ,妖魔哪里走!

    镇墓兽没有看他们,而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它像人一样穿着衣裤,却没有人一样的手臂,它用来推开门的是两把利刃般肢体。

    屋子里传来‘啊啊啊’的声音。

    很刺激的样子!

    王七麟护民有责,甩掉刀鞘持刀冲入,二话不说先劈出一刀!

    他不知道这镇墓兽的深浅,出手便是全力一击!

    越发纯熟的内力洪流般从丹田流入四肢百骸,双腿更有力、双臂更灵活。

    内力涌入刀中便是一道犀利狠毒刀芒!

    长刀摇晃、刀芒吞吐。

    如毒蛇吐信,择人而噬。

    镇墓兽身影闪烁消失在王七麟面前,这一刀竟然劈空了!

    一刀落空,他立马拧腰——

    回首掏!

    吃我一记回马刀!

    但他猜错了,镇墓兽没有出现在他跟前,而是出现在张全身后。

    谢蛤蟆厉声道:“它将掌柜的当做了盗墓贼,要杀死掌柜的拖走他的阴魂!”

    镇墓兽冷酷的挥舞肢体利刃,眼看张全要被枭首。

    王七麟来不及救了!

    张全却猛的从胸前拽下个小豆子扔在地上,瞬间地上凭空站起一个满身金甲的天兵。

    谢蛤蟆惊异:“撒豆成兵?”

    天兵持方天画戟,往张全身上一撞竟然神奇的穿过了他的身躯,直面镇墓兽一戟挥出,扛住镇墓兽的利刃跟他打在了一起。

    张全手忙脚乱往王七麟身边连滚带爬:“大人救命!”

    王七麟一脚踢开他,趁着天兵缠住镇墓兽,双手握刀力劈华山!

    快!准!狠!

    镇墓兽一条肢体出现一把甜瓜锤拍在天兵的方天画戟上,又回身竖起一把盾牌格挡。

    妖刀如开山斧般重重的斩落在这面黑色盾牌上,一道轰鸣响起,盾牌猛的崩裂成碎片扫向四方。

    碎片扫过,砍瓜切菜一样将书架字画切成碎片。

    张全抱头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早知道不把东西搬回家了,你说我图什么?”

    一道黑影从王七麟胸前闪过。

    八喵纵身如虎跃,四个小jio利爪齐出,扑在镇墓兽头上重重划向它的大角。

    长尾甩出像铁鞭,抽在镇墓兽头上发出一声脆响:“pia!”

    一条长角被切断,血雾喷出!

    镇墓兽被长尾抽的抽搐一下,随即全力撞向那天兵。

    天兵手持方天画戟不擅近战,被一下子撞出去真是推金山倒玉柱,木架桌子咣当当的响,笔筒、笔洗和砚台等跌落在地碎成几块。

    张全伤心的脸都要扭曲了:“完蛋喽完蛋喽!”

    镇墓兽倒地头颅一甩,剩下的长角刺进天兵下颚,天兵化作一道光消逝,镇墓兽四肢撑地像蛤蟆一样跳起,依然扑向张全。

    谢蛤蟆挥出一张符纸,符纸像赌神手里的扑克牌一样幻化开来成一条长鞭,卷住张全拖了过去。

    王七麟双腿迈出、身影幻化,几步冲到镇墓兽跟前持刀纠缠。

    刀刃舞动像风车转动,夜晚玄阴之光洒在刀上带起道道雪影。

    刀光前后衔接,只见室内狂风呼啸、雪光绵绵,如天降瑞雪,铺天盖地!

    镇墓兽强悍接招,行踪飘忽不定,出招凶悍犀利。

    但太阴断魂刀以套路见长,镇墓兽落入了它的套路中,王七麟改成单手持刀,左手不动明王根本印,心里是金刚萨埵心咒,天地灵气纷纷涌入他身体。

    一刀更比一刀快。

    一招更比一招强。

    镇墓兽逐渐跟不上太阴断魂刀的速度,浑身有血雾往外喷涌。

    八喵眨眨眼,跑到窗台开始吃瓜。

    徐大厉声道:“你主人在舍生忘死?你怎能置身事外?老七别怕,我来助你!”

    他抓起八喵扔了上去。

    八喵:喵喵喵?

    但玄猫不是吃素的,落地后便攻击镇墓兽的下三路。

    十四根本印运转火焰印,王七麟的内力涌入妖刀中,迸射出的刀芒猛的变为通红,像一道烈焰吞噬镇墓兽!

    不动明王火焰印。

    至刚至强!

    至威至猛!

    王七麟化作威猛先生,刀刃的太阴之气森寒、刀芒烈焰滚滚!

    镇墓兽化作困兽,浑身血雾喷涌,最终冰火两重天化作一点万家灯火,刀芒从镇墓兽头顶切到裤裆!

    造化炉飞出。

    完活!

    张全坐在门口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面露微笑:“还不如让这方相氏把我给杀了。”

    谢蛤蟆在地上找什么东西,没找到后他回头冷笑道:“你既然认识这镇墓兽,自然明白它为何找你,也明白城内书生为何而死,是吧?”

    张全颓丧,不言不语。

    历朝历代盗墓都是重罪,他完蛋了,秀才功名是保不住他了。

    徐大去找窦大春,在屋后大喊:“捕快,出来收尾了!”

    张全夫妻和店里伙计林东全被抓走送入大牢,他们一个是造成县城血案的根源,一个是罪魁祸首,都免不了牢狱之灾。

    窦大春看看天色道:“这个点了,我给三位大人找个客栈先住下?”

    徐大道:“去什么客栈?见外!”

    窦大春为难:“可我家里也住不下太多人。”

    “那你有没有想过倚翠楼呢?”

    王七麟阴沉着脸道:“老老实实去客栈睡觉!”

    他今晚一场硬仗累的虚脱,这时候去倚翠楼?那他岂不是只能看不能吃?

    绝对不行!

    窦大春引他们去客栈,为表谢意,他特意安排进了吉祥县最大的同福客栈。

    客栈莫掌柜亲自送他们住进上房,一人安排了一间。

    王七麟住的是上上房,他进屋后对掌柜的说道:“这房间很好,你先出去,把门关上。”

    “我来关。”窦大春笑道。

    王七麟伸手扣住了他,道:“你留在这里。”

    莫掌柜一怔,随即麻利的拉上门跑了。

    溜了溜了,官老爷的秘密还是知道的少点为妙。

    站在黑洞洞的屋子里,窦大春跟王七麟独处一室,觉得心里有点发毛。

    王七麟放下妖刀坐下撸猫,口中问道:“窦大人,吉祥县内案子没有你不知道的吧?”

    窦大春得意的昂头道:“那是自然,你别看我老窦……”

    “伏龙乡小印诅咒案,怎么回事?”

    窦大春脸上的得意之色就跟被冰住一样,一时之间只会眨眼。

    王七麟道:“我可是帮你解决了一件棘手大案,窦大人不该表示表示吗?”

    窦大春弱弱的说道:“这个案子,王大人你去问石大人好像更合适?”

    王七麟把玩着手中妖刀说道:“那窦大人是看不起我王某人了?不愿意跟我做朋友?”

    窦大春瞄了眼雪亮的刀身,有鬼脸狞笑。

    他无奈道:“王大人,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案情,但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知道这起案件的一半,不,一小半,详情我并不了解!”

    “那就说一小半。”

    窦大春叹了口气,道:“这算是一起冤案了,事情得从大约十年前说起,我猜那时候时间跟现在差不多,也是个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