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67.哪里不对
    ,妖魔哪里走!

    江湖骗子被赶走,围观人群便散了。

    这时候一个憔悴的中年人突然冲王七麟跪下:“青天大老爷,您有真本事,求您行行好为草民做主!”

    王七麟道:“你是儒生赵杭的父亲赵武?不必多礼,我就是为了令公子的案件而来,带我们去你家看看。”

    路上的时间他没有浪费,了解了赵武的家庭情况。

    这赵武家世居吉祥县,靠祖辈传下来的几座楼收租过活,日子倒也轻松自在。

    但他知道如今这世道要改变家庭阶级,要么有天资去拜入门派大宗之中,成为有大能耐的修士为朝廷所用;要么捐躯沙场搏一个前程;要么就是考取功名。

    总之,当官改变命运。

    很可惜,他们全家只是普通百姓,跟佛道宗门没什么关系;让他儿子去上战场那等于是白给敌军送一颗人头,于是他就供养儿子读书,希望靠儿子能博取功名,光宗耀祖。

    介绍到这里,赵武悔不当初、老泪纵横:“我不该让杭儿晚上用功的,不该呀。我对他要求太严了,总想让他早早考取功名,却没想到这害了他啊!”

    王七麟问道:“事发的夜里,你在干什么?”

    赵武抹着泪说道:“那天我刚收了租子,心里高兴,就跟三五老友去飞仙阁喝小酒听小曲,哪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若是知道能有这样的事,即使是仙子下凡尘也留不住我,无论如何我得回去救我杭儿啊!”

    王七麟久久不语。

    什么爹啊!

    俗话说笨鸟先飞,有些懒鸟自己不想飞,它们会生个蛋,然后逼着这个蛋去努力的飞,到时候带着自己和鸟巢一起飞,不用说,赵武就是这么一只鸟。

    但赵武确实有资本来享受,他祖辈留下的家产颇丰,自己住的一座二层楼宽宽绰绰,还带有花园,其中赵航的书房便在花园后面。

    书房没有查封,就那么敞开着,而且里头已经收拾过了,一尘不染。

    见此王七麟忍不住叹气。

    现场被破坏了。

    赵武惶恐道:“是不是我们收拾的不干净?”

    王七麟没回答,只是让他和窦大春将当时书房情况指点给自己看。

    徐大含上冰台珠转了一圈,然后冲他摇了摇头:“没有阴气。”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这里有妖气吗?”

    谢蛤蟆也摇头:“没有。”

    这时候一直待在他怀里的八喵却冒出头来,它伸出脑袋往周围打量一番,突然仰头冲他喵的叫了一声。

    王七麟激动了,玄猫刚跟了他就要立功?

    不能小瞧玄猫的厉害,它们一族终生追逐凶兆,对妖邪气息最是敏感。

    他将玄猫放了出来,玄猫悄悄的跳到了阳台上伏下不动弹。

    几个人屏息静气。

    然后王七麟听到好像确实有个隐约的动静,窸窸窣窣的很轻微……

    兔起鹘落,玄猫猛的窜了出去。

    它钻进一处柜子底下,下面立马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很快八喵钻了出来,拖着一只个头跟它差不多大的大耗子出来的。

    窦大春:“草!”

    八喵却得意洋洋,它摇晃着屁股拿出了吃奶的劲,拖着大老鼠回到王七麟跟前,将老鼠扔在他脚下给他看。

    王七麟的笑容很灿烂:真棒,崽真棒。

    玄猫天生开心窍,聪慧如孩童,它能从人的表情读出很多信息。

    看到王七麟真心实意的高兴,它越战越勇,钻到柜子底下不断往外拖老鼠。

    徐大怜悯的说道:“这窝老鼠昨晚肯定没有做好梦。”

    一窝十余只老鼠全给拖出来了,王七麟把它们从小到大排列起来,一大家子齐齐整整。

    八喵坐在老鼠跟前冲他叫:“喵喵。”

    王七麟很欣慰:自家养的猫会抓老鼠了。

    这种成就感不下于自己养的猪会拱白菜了。

    其他人都懵了,徐大说道:“老七,咱是来抓鬼的,不是来抓老鼠的!”

    王七麟严肃的说道:“我知道,但搂草打兔子,顺便抓个老鼠也好,都是为民除害。而且,万一是老鼠精呢?”

    “那是老鼠精吗?”窦大春问。

    王七麟看着这些栩栩如生的耗子很遗憾的摇了摇头。

    赵杭的书房没有异常。

    王七麟离开,临走前对窦大春说道:“你把门封了,结案之前不要让人再进去。”

    窦大春出来的急,没带封条,但屋子里有的是纸,可以现场制作。

    他撕开一张纸想写字却没找到镇纸,便让徐大帮忙摁着,然后徐大嘲笑他字丑。

    窦大春不服气,放开毛笔让他来,徐大潇洒题字:“以为老子的秀才是走后门拿的吗?”

    从内城到外城,他们上午把四户人家走遍了,但没有任何发现。

    八喵倒是掏了好几窝老鼠。

    就此王七麟明白,黑豆以后有伙伴了。

    四家书房都是门户大开,有一户还做了法事,哪有什么现场可言?

    这样走一户王七麟便封一户,到了最后一户看过后窦大春照例去贴封条,然后诧异道:“你这书房里怎么没有毛笔?”

    这户人家条件困苦,书生是随着哥嫂过日子。

    听到窦大春的话,他大哥下意识的说道:“啊?不可能。”

    书生的大嫂苦笑道:“我家兄弟节俭,都是毛笔坏掉不能用了,才会再去买一支新笔,这次他当天刚跟我提过买毛笔的事,结果,唉!”

    说到这里,泪水忍不住流下:“早知道我应该痛快点答应给他添一支新笔的事。”

    书生的大哥叹了口气。

    王七麟盯着他看。

    不太对劲。

    从最后一户人家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几个人一起下馆子。

    到了馆子里坐下后,窦大春郁闷了:“怎么会没有一点异常?”

    王七麟说道:“有异常,怎么可能没有异常?”

    窦大春满怀希望的问道:“什么异常?”

    王七麟斟酌了一下,道:“这四个书生之前没有交集,从他们父母和朋友透露的信息来看,四人甚至不认识,那为什么他们四个会被杀呢?这是个异常点,他们四个之间肯定有交集,而这交集很可能就跟凶手有关!”

    徐大严肃的说道:“那我要求今晚去青楼查探消息,以我的经验,男人交集往往是女人。”

    窦大春道:“你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我去帮忙。”

    王七麟拍了拍桌子道:“别它娘的给我捣乱,正儿八经讨论案情。”

    徐大无奈道:“咱们没有头绪怎么讨论?四个男人、四个书生之间交集多了,可能去同一家酒楼吃过饭、去同一个书馆买过书、睡过同一个姑娘,甚至路上骂过同一个乞丐,这怎么统计?”

    同时他不忘吃的:“店家,包子好了没有?怎么这么磨磨蹭蹭,赶紧给大爷端上来,大爷饿了!”

    “来喽。”店家拉着长腔端上一摞笼屉,“几位大人,你们要的大肉丸包子。”

    他们正要开动,一个捕快快步走进来:“头儿,查到消息了。”

    “什么消息?”王七麟问道。

    捕快冲他拱手,然后凑上来低声道:“大人您说的不错,这城里不止是四个书生凄惨身死,还有人也这么死了,但是却没有报官!”

    “谁?”

    “狗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