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51.周家屯子
    ,妖魔哪里走!

    天色大亮,太阳高悬。

    时间早就进了四月,春风暖和,大地升温。

    可躲在自家茅草屋里的周小河两口子却满身寒意。

    茅草屋一圈是土胚墙,房门是捡来的两扇门板。

    一扇门是木板,另一扇门也是木板。

    一扇木板有斑驳的黑漆,另一扇是沉重的红漆。

    曾经有屯里的老人跟他说,他捡的红漆木板是棺材盖,对此他嗤之以鼻。

    棺材盖还有用平板子的?这老头肯定是想吓唬他扔掉,然后自己再捡回去。

    乡下套路多!

    但他现在后悔了,他该扔掉的,这木板上的红漆有些诡异,让人看了心里哆嗦。

    特别是如今屯子里遇上了诡事。

    屋外阳光有多灿烂,屋内就有多阴冷。

    入春刚糊上的窗棱纸白惨惨的,风一吹哗啦啦的响,更让人心里哆嗦。

    现在他看哪里都觉得邪异。

    一个面皮皲裂、满脸灰垢的稚童从床上打满补丁的被褥里探出头来:“爹、娘,什么时候能……”

    “嘘,六儿别出声。”周汪氏赶紧上床去将儿子搂在怀里。

    稚童惊慌的问道:“娘,怎么了?”

    周汪氏不说话,只是使劲搂着儿子流眼泪。

    周小河则壮着胆子将脸贴在门板上仔细听。

    风吹过门缝有嗖嗖的声音,风吹动晒在院子里的衣服有猎猎的声音,还有——

    啪踏,啪踏,啪踏……

    很轻缓的脚步声。

    像是有小孩猫着腰悄悄的走向他家门口。

    周小河感觉全身的汗毛一下子都竖起来了。

    这种脚步声他很熟悉,小时候他和小伙伴们若是偷偷去接近什么,就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走路,发出这么轻缓的脚步声!

    可是他知道,现在没有孩子来他家的院子。

    屯子里已经没有小孩了!

    看着丈夫陡然面色惨白,周汪氏更使劲的搂紧了怀里的稚童:“她来了?她来了?是不是小妮儿?”

    周小河嘴唇哆嗦了几下,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不敢往外看!

    啪踏。

    啪踏。

    啪踏。

    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

    周小河猛的冲到正厅北面,冲着墙上挂的道君像拼命磕头。

    ‘砰!砰!砰!’

    地上有泥土崩了起来。

    脚步声变轻了,似乎正在远去。

    周汪氏惊喜的看向丈夫,她放下儿子也跑去磕头。

    脚步声消失了。

    两人更用力更虔诚的磕头。

    脚步声又重新出现了。

    外面的东西没有离开。

    它在悄悄的绕着屋子转圈……

    道君没有庇佑他们!

    或者说道君也无法驱离这邪秽!

    两人一时心若死灰,这时候儿子忽然指着窗户说道:“娘,姐姐在外面,她叫我出……”

    周汪氏像老鹰一样扑向儿子,抱住儿子泪流满面:“别说话!”

    周小河掉头冲儿子指的窗户看去,跪地又是磕头:“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不是小妮儿,放过我儿子放我全家,我周小河从没做坏事,我没干坏事,没坏良心啊!”

    脚步声又消失了。

    本来该透过窗棱纸照进屋子里的阳光也消失了,地上出现了个阴影。

    有什么东西趴在窗户上往里偷偷的看。

    周小河低头看着这阴影,遍体生寒。

    ‘砰,砰!砰!!’

    拍门声忽然响了起来,由轻转重传进屋里。

    周汪氏用被子捂住儿子嚎哭道:“你要带人就把我带走,带走我呀,别带走我儿子!你带我吧!”

    稚童沉闷的声音在被子下响起:“爹娘有人在拍咱大门,你们怎么不去开门?”

    已经崩溃的周小河猛的反应过来。

    这不是有人在拍屋门,而是拍院子的大门,只是他吓呆了,没有反应过来。

    又有一个粗糙跟驴叫似的嗓音远远的传进他耳朵里:“让开,大爷来开门。”

    透过窗棱纸照在地上的阴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周小河壮胆看向窗户,空荡荡的。

    伴随着一道大门被踹开的响声,似乎春日的阳光也被踹了进来。

    屋子里顿时暖和了两分。

    外面有人喊:“周小河、周汪氏,家里有人吗?”

    周小河急忙开门扑了出去,抬头一看是屯里的管事大哥周金带着两名一身玄衣劲装的青年进了院子,还有一个牯牛似的汉子在扶着门板:“你家这门,也忒不结实。”

    一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玄衣青年瞪了壮汉一眼,掏出几个铜铢递给他:“你是周小河吗?这钱给你,赔你家门的。”

    周小河傻了,他愣愣的接过铜铢,愣愣的眨眨眼,麻木的脑子反应不过来。

    周金怒视他道:“你个龟儿子傻了吗?听天监王七麟大人的钱也敢要?大人们是要来解决咱屯子里鬼、那啥的,他们是来救你娃命的,你还收人钱?”

    周小河赶紧把钱塞给面前青年,又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头。

    额头淤青。

    王七麟伸手摁住他肩膀道:“无须多礼,你先起来。”

    周金又问:“刚才我们在外面喊了好一阵,你家里有人怎么不出声?”

    周小河一怔:没听到叫声啊。

    徐大道:“原来是个哑巴,真可怜。”

    一个妇女听到他们对话后从门里扑了出来,她踉跄跑来跪下道:“不不,不是,我家男人不是哑巴。大人,大人恕罪,大人救命,大人救救我家娃,救救我家娃!”

    王七麟道:“你们起来,董大人在路上把事情始末给我讲过了,但我要你们再讲一遍!尤其是细节,细节明白吗?”

    周金要说话,王七麟摇头:“嫂子,你来讲。”

    妇女哆嗦着嘴唇说道:“好,好,我们这里叫老周屯,屯子里一共五六十家住户,都是周家佃户,租周太爷的地给他种田……”

    董季虎不耐要打断她的话。

    王七麟挥手示意他耐心。

    “屯里的人天南海北都是破落户,都受周家恩典才活下去,所以都改姓了周。然后,然后大约从、从十天前,对,十天前,屯里孩子开始丢了,一天丢一个、一天丢一个,丢了六个,找不回来了。”

    说到这里妇女猛的抬起头,转身往屋子里跑。

    屋子里响起一声悲绝的嚎叫:“六儿!”

    王七麟赶紧进屋,屋子里只有正在疯狂掀被褥的妇女。

    周小河推开他冲到床上,他看看床下又看看空荡荡的屋子,突然吼了起来:“儿子呢?儿子!你不是一直搂着他吗?你出去干什么?”

    徐大立马含上冰台珠说道:“有阴气,我去找找。”

    董季虎却掏出一枚枣核样小东西塞进一侧鼻孔,道:“跟我来!”

    徐大惊讶:“嘿,冲龙玉?你有鼻神?”

    人为天地之灵,身躯看似单薄,但内藏神灵,从上到中再到下,共有二十四景神。

    其中鼻神曰冲龙玉,它不是一块玉,只是叫这么个名字。

    众所周知,人的鼻子能嗅到的世间味道千百种,鼻神只能嗅到一种。

    不属于阳世的味道!

    有了鼻神就简单了,董季虎使劲抽鼻子跳墙而出,王七麟紧随其后。

    斩马妖刀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