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33.看,飞刀
    ,妖魔哪里走!

    黄化极凝视儿媳妇,脸上皱纹在夜风吹拂下越加清晰。

    黄姚氏怒视他,一脸怨恨。

    站在庭院的黄流风双手在小腹上使劲的拧着,眉头紧皱、嘴唇哆嗦,看起来左右为难。

    徐大关心的拍拍他肩膀道:“兄弟尿急?”

    黄流风摇摇头又咬了咬红唇,然后终于鼓起勇气走了出去:“二娘,原来您一直怨恨当初补汤放蛊致您小产的事。您以前说已经忘怀,是假的?”

    黄姚氏凄厉一笑:“忘怀?一个娘被人害掉了孩子,你让当娘的怎么忘怀?我这次引这淫贼小苏来府上,本来只是……”

    “你引那贼子来府上?!”黄化极大喝道,“原来他跟云儿相识不是偶然,是你的阴谋?”

    黄姚氏愣了愣,然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不过事到如今她是掸子没毛光棍一条,已经看开了。

    她并不狡辩,说道:“不错,是我引来的,我本想坏掉那小婊的清白,谁知公爹你一改往日粗枝大叶,变得倒是心细,那贼子漏出一点马脚就让你抓住了……”

    “二娘,那年补汤中的蛊虫,是我放的。”

    黄流风忧愁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黄姚氏的话说不下去了,猛的看向他。

    黄流风怯怯的往后退了一步:“当年不光我阿姊跟那苗疆夫人学蛊,我也学了。但我是偷偷学的,阿爹没给我蛊盅,我无处养蛊,看到有一罐温鸡汤能养蛊虫便用了起来。”

    “本来我想拿回卧房去养,我不想害你,我都不知道那鸡汤是给你补身子的。结果、结果我就出去一趟再去厨房,鸡汤已经被你丫鬟拿走了。”

    “我不知道会这样,我、我当时害怕,看见你那么疼,我怕被阿爹打,于是找阿姊哭,阿姊就替我背了罪……”

    黄姚氏身子晃了晃,像是腿软似的贴着房门滑倒在地。

    黄流风想上前搀扶她,但黄姚氏指着他叫道:“别靠近我!你别靠近我!你骗我,骗我!”

    “二娘,对不起。”黄流风含着泪说道。

    黄姚氏失笑一声,然后又大笑起来:“你骗我!就是轻云这丫头干的!就是轻云干的!从我进府开始、从我进府,这丫头就找我的茬,就是她,哈哈!”

    王七麟摇摇头,要是再让他选一次茅草屋和将军府,他愿意去住茅草屋了。

    谢蛤蟆叹道:“这就是人生。”

    黄化极给管家一个眼色,管家走来冲三人叉手说道:“三位大人,我府上要处理家事,你看你们?”

    “我们看我们的,你们处理你们的,我们不插手。”徐大说道。

    “管家不是那个意思。”谢蛤蟆瞪了他一眼。

    管家点头。

    “他问我们怎么看,”谢蛤蟆接着说道:“我们站这里看。”

    王七麟一人给他们一拳:“咱们去看看黄小姐!”

    他觉得黄家这丫头挺惨的。

    她弟弟坑她、她后娘坑她,人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她是一个姑娘一堆坑啊。

    这么多坑,就是拉稀也用不了!

    徐大磨磨蹭蹭的说道:“老七,你说咱仨是两根筷子夹骨头——三条光棍,这大半夜去找人家小姐,怕是不好吧?”

    王七麟没好气道:“别废话,跟我走。”

    他们出了内院往外走,夫人小姐不对付,所以两人的院子相隔甚远,中间甚至隔着奴仆的外院。

    走到外院徐大忽然‘咦’了一声,然后往一条小路走去。

    王七麟恼怒:“你怎么那么爱看热闹?”

    徐大委屈道:“不是,老七,怎么这边有阴气?冰台珠变凉了。”

    谢蛤蟆急忙挥手甩出一张符箓:“九曜顺行,元始徘徊。华精茔明,元灵散开!”

    符箓化作几十个小光点,迅速的向一处偏院飞去。

    三人急忙追着光点跑去。

    偏院门口倒着两个汉子,其中有一个是他们昨晚认识的陈九。

    两人胸口洞开,心脏不见了。

    王七麟往院子里一看,里面摆放着一口红漆大棺材,此时棺材盖子被拍开,谢蛤蟆快步过去探头一看叫道:“无量道尊,六步气玉没了!咦,不对啊?他死的古怪!”

    徐大甩开双腿狂奔。

    王七麟紧随其后。

    “王大人……草,又不等老道!”

    两人速度快,冲到西北角墙壁的时候看见一个黑影在爬墙。

    老将军戎马一生,习惯了军旅要塞的生活,将军府墙壁建的跟城墙似的,又高又厚还插了铁蒺藜、三角钉之类,这黑影爬墙爬的很辛苦。

    看见有人追来,黑影加快速度,硬生生趟过铁蒺藜遍布的墙头跳了下去。

    徐大也去爬墙。

    王七麟拉开门率先追出。

    这里有个偏门。

    黑影狂奔,王七麟冲出去转身一圈将斩马妖刀给甩飞了出去。

    长刀化作一道标枪。

    流星赶月!

    黑影四肢着地跑的很快,但飞刀更快,它不得不往旁边翻滚一圈躲避。

    王七麟甩着双臂以最快速度冲上去,靠近妖刀后他伸手往前抓住刀柄顺势一撩——

    大蓬的沙土飞了起来,凌空笼罩住了黑影。

    黑影怪叫一声回身一记鬼爪!

    “妖魔!”

    王七麟气贯丹田口爆雷音,双手持刀一刀劈上!

    内力如大江流水顺着手臂涌入刀中,随即有凄冷刀芒呼啸而出!

    黑影大惊失色急忙又是翻滚躲避。

    王七麟双脚迈出像巨兽踏步,踩在地面上震得沙土松动,他快步追上黑影挥舞长刀化作风车,刀刃团团乱转,刀芒扫过地面就像铁犁耕地,下去便是一道沟!

    野外没有遮拦,月光尽情泼洒在刀刃上。

    太阴断魂刀全力施展,寒芒凄冷、刀光滔滔,黑影一步让、步步让,只能一个劲往后往周围躲避,否则就是一刀两断!

    但此刀乃是夜战神刀,其疾如风、侵略如火!

    在王七麟面前退让是饮鸩止渴,两杯毒酒摆在了鬼影面前:要么停下被一刀两断、要么多退几步受尽折磨后再一刀两断,二选其一!

    鬼影逃命心切愣是找出第三杯酒:它竟然转身露出后背硬生生扛了一刀!

    然后借着这一刀之势做孤注一掷的加速……

    数十道刀光化为一道寒光!

    王七麟挥臂甩出,如掷标枪!

    爷会飞刀!

    惊喜不?意外不?

    四尺长刃穿入鬼影就像竹签穿过山楂,将它一下子给钉在了地上,化作一道石人。

    造化炉飞出吸走一道红烟柱。

    王七麟拉开它的衣服,一片在月光中散发着温润光泽的圆形玉片出现在他的面前。

    六步气玉!

    先天玉!

    他拿起这玉石准备待会交还给黄化极。

    结果玉石在他手中没了!

    他急忙看向识海。

    造化炉上缠绕着五道火焰,但没有炼这六步气玉,玉石和他从钟氏得到的青铜钟一起被放在了炉子里面。

    怪了!

    徐大跑过来翻找石人全身,抬头愕然:“老七,先天玉呢?”

    王七麟不知道怎么把造化炉中的东西取出来,他又不能暴露造化炉的存在,于是只好苦笑道:“我不知道啊。”

    徐大狐疑的看着他。

    “我真没拿。”王七麟立马脱掉外袍甩了甩,又脱掉靴子倒了倒,最后脱内衣。

    后面跑来的谢蛤蟆看到这一幕惊呆了,他吞了口口水默默的转过身往后走:夜战之后野战,现在年轻人会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