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27.鬼藏宝
    ,妖魔哪里走!

    他急忙闭上眼睛去观摩识海中的造化炉。

    一把长刀漂在炉口上。

    看造型赫然就是先前老将军赠与他的军中苗刀。

    听名字苗刀像是苗家人用的刀。

    但并非如此,它是刀身修长偏直形似禾苗才得以如此命名,乃是地道的汉家战刀。

    王七麟转身错开徐大视线。

    心里一动,长刀入手。

    整体来看这就是一把苗刀,刀身四尺、刀柄一尺,长有五尺。

    但又跟黄化极送他的战刀不同,它的刀柄末端咬着一个鬼头,抽刀出鞘,刀身不是单纯闪亮的银白,而是银白中分布着一道道血色锈迹。

    王七麟明白了,造化炉将鬼头刀和战刀熔炼为了一把刀!

    徐大向他靠了半步问道:“怎么办,老七,咱到底信谁?”

    “有个医生曾经说过,人一定要靠自己。”他紧握刀柄沉声道:“所以咱谁都不信,信自己!靠自己!”

    徐大问道:“这个医生是谁?现在在哪里?”

    “在阴曹地府,他后来死了,死的还挺惨。”

    “干!”

    三方人站在三个方向。

    三足鼎立。

    谢蛤蟆样的人高声问道:“王大人,你不信我吗?是否要核验一下我的身份?”

    棺中道士随风飘起,他站在棺材边缘冷笑道:“你这妖孽一定吃了我那道友,得到了他的记忆,所以才敢在这里口出狂言!”

    王七麟沉默不语。

    他凝视着棺材旁边一行人。

    哪里不对!

    徐大举着个火把走出去说道:“要不这样,两位给我个面子,你们谁是妖孽就承认了吧。这大晚上的咱赶紧开打,打完收工各回各家。”

    本来挺阴森诡谲的情景,让他这么一搞忽然有些喜庆起来。

    棺中道士眨眨眼,一时不知道该说啥。

    见此王七麟猛的明白哪里不对了!

    眼睛!

    棺材周围那九个人一直没有眨过眼睛!

    这时候徐大走向棺材问道:“道长,你看你能不能给我这面子?”

    棺中道士嘴角抽了抽。

    徐大猛的将火把扔向他又大吼:“不给我面子?老七砍他!”

    妖刀出鞘!

    五尺长刀化作一条银龙,王七麟双手握刀快步上前,修长笔直的刀身大开大合,直接将苗刀化作开山斧!

    月光撒下,刀光雪亮。

    刀身上的红斑锈迹扭动起来,如同血流。

    妖异!

    诡谲!

    见两人动手,山丘上的谢蛤蟆同时飞了下来,两个宽大的道袍袖子甩动,连续有符箓如利箭般飞上来。

    棺中道士没有反击,而是一甩袖子飘走了,那八个本来围在棺材旁边的人则纷纷四肢着地往周围逃窜,就像一群野兽。

    王七麟以为要有一场血战,毕竟棺中道人看起来很有高手派头。

    哪知这货跟徐大一样都是银样镴枪头。

    都是装比好手。

    谢蛤蟆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说道:“可惜,让这些妖孽给跑了。”

    徐大埋怨道:“你刚才跑哪里去了?”

    谢蛤蟆气道:“老道瘸了一条腿,你们跑那么快我怎么追的上?何况我还得去救护那队抬棺人。”

    “你真去救他们了?”

    “我不去救还能靠你去救?”

    王七麟绕着红棺材转了一圈,道:“它们是什么东西?”

    此时走近了看能发现漏洞,这红漆棺材应该是从地下挖出来的,漆色已经脱落了。

    他们用的招魂幡问题更大,已经破烂,指不定是从哪个老坟头子捡来的。

    谢蛤蟆摇头:“我也不清楚,荒山野岭逢夜半、鬼哭人嚎神不见,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古怪的事多的很。走,我们先去汇合抬棺队。”

    抬棺队隔着他们还有两个土丘。

    他们选了个背风面,周围是大片的林子,这样能挡风。

    一伙人如今放下了棺材,正围在一起点了篝火烤干粮。

    徐大给王七麟一个眼神。

    藏着六步气玉的棺材就在面前。

    王七麟道:“别乱来,我们先去看看情况。”

    先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九个人对谢蛤蟆很是恭谨,看见他出来立马有人让出位置。

    王七麟在篝火旁坐下观摩手中长刀,刀柄上也有锈迹,一条条锈迹斑驳交叉组成两个字:

    斩马!

    谢蛤蟆看到他手中的刀后倒吸一口气。

    王七麟知道他要询问这刀的来路,便率先岔开话题问道:“老徐,你怎么知道那些东西有问题?”

    徐大一怔:“我不知道啊。”

    “那为什么让我砍它?真就因为它不给你面子?”

    徐大咧嘴笑道:“当然不是,我是信任这个老道士。”

    谢蛤蟆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他笑道:“为什么信我?”

    徐大道:“老子不信自己人,还能信外人?”

    谢蛤蟆一怔,失笑道:“如果我也是妖鬼假扮的呢?”

    “那就一起砍了!”

    谢蛤蟆击掌大笑:“没毛病!”

    听到这番对话,一个浓眉大眼的黑衣汉子问道:“道长、两位兄弟,你们也遇到怪事了?”

    王七麟反问道:“你们遇到什么了?”

    汉子们脸色都不好看,九哥皱眉道:“刚才我们看天色晚了,便卸下了棺材准备扎营。结果分发干粮袋的时候,有个兄弟没分到!”

    “我们一共九个人,将军府给准备了九个粮袋,可最后发完了却有一个人没有粮袋。”

    “但是让大家伙把粮袋放回来数一数,结果还是九个!再发,还是有个人没有粮袋!”

    “我们互相清点,人数没问题,就是九个人!”

    “我又让大家报数,最后一个兄弟喊的竟然是‘十’!我们当中,多了一个!”

    一阵风从山丘之间穿流而过,篝火快速摇晃。

    一个汉子低声道:“荒山野岭、深更半夜最好别说诡事,人在听,鬼也在听啊。”

    “怕个鸡,”徐大一脸不屑,“大爷在听天监当差,什么鬼没见过、什么怪事没经历过?”

    九哥问道:“原来是听天监的官爷,那我们今天遇到的这种怪事你经历过吗?这是什么鬼在作祟?”

    徐大:“柴太少了,我去捡点柴。”

    谢蛤蟆抚须说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有一样东西随手放在了某处,可再回去找,怎么也找不到。等到不找了,某天却会突然出现。”

    众人急忙点头。

    谢蛤蟆道:“这叫鬼藏宝,你们今天这事就是鬼藏宝,具体什么鬼不好说,但多是没什么危害的孤魂游鬼。”

    最后这句话没能安慰到九个人,这九条汉子缩了缩脖子又互相靠的近了一些。

    油饼被架在篝火上炙烤,烙进饼里的猪油被烤了出来,千层面饼变得油汪汪,在火光下显得分外诱人。

    徐大率先拿了一块咬了一口,他说道:“不如这样,你看我们现在隔着将军府还不算远,你们晚上回去歇息,我们三个给你们看着这棺材,怎么样?”

    好几个人看向九哥,毫无疑问,这九哥是带头的。

    九哥抱拳道:“多谢兄弟好意,但我家将军已经下了军令,我们得抬棺行走百里才能回。”

    “你们明天再回来继续抬呀。”徐大道。

    几个人眼睛一亮,但有人小声道:“将军最近这些日子脾气变得暴躁易怒,我们要是回去?”

    众人打了个寒颤,顿时脸色黯然。

    王七麟听出他们是外地口音,便问道:“你们是黄将军的亲兵?”

    九哥摇头道:“我们是军户子弟,并没有当过兵。”

    徐大咧咧嘴道:“我说呢,咱新汉的虎狼们要是就你们这胆量,那还怎么去戍守边塞、开疆拓土?”

    这话有点侮辱人了,几个人对他怒目而视。

    徐大拉开衣襟露出黑铁般强硬结实的胸膛和好像野草似的胸毛,几个人顿时低下了头,但也有人目光更热切了。

    吃过饭,一个汉子去解手。

    这人没敢走远,去了旁边的林子里。

    结果不多会林子里响起一声嚎叫:“救命!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