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26.看我眼色行事

26.看我眼色行事

    ,妖魔哪里走!

    黑瑶族在西域六十四国中名声不显,因为他们人很少且分散而居,像新汉朝控制的西北之地便有他们的身影。

    黄化极当年曾经领兵征战西北,他的亲兵中有黑瑶人很正常。

    黑瑶部族颇为神秘,他们信奉无生大黑天神,多有孩童含着玉石出生,生来不哭而是大叫,据传这种孩童的第一声叫与虎骨折断声一样,极能辟邪。

    而这种孩童长大后能通灵,天生有镇邪驱凶的本领。

    谢蛤蟆说道:“将军府碰上诡事,黄将军没有找听天监,必然如他所说,这是家事甚至牵扯到家丑,家丑不可外扬。”

    “但这诡事不可能不解决,我猜黄将军就是让他的黑瑶人亲兵去镇邪,现在看起码有一名黑瑶亲兵因此而死,那么这事一定很难办。”

    王七麟道:“那我们要去看看吗?”

    谢蛤蟆忽然谨慎起来:“不,咱回去。”

    “啊?”

    “能做黄将军亲兵的黑瑶人肯定不是凡夫俗子,他都镇不住将军府的诡事,咱们去干嘛?送人头吗?所以为今之计,咱赶紧跑吧。”

    徐大抬头看看天:“这个点回去还能赶上晚饭。”

    王七麟不悦道:“卦象不是说,咱们得给将军府解决这麻烦吗?”

    谢蛤蟆严肃的说道:“我可能算错了。”

    王七麟郁闷,先前遥望西方的徐大忽然说道:“不对呀,这黑龙抬棺,两队人?嘿,死了两个黑瑶人?不对,好像又是一队人?但我先前分明看见是两队!”

    “什么?”

    王七麟跟着往西北眺望,此时黑龙抬棺队伍已经深入荒丘之中,踪影变得若即若离。

    他遥望抬棺的队伍,慢慢的,当抬棺队伍越过一片小山丘往下走了的时候,山丘另一面又出现一支满身黑衣抬着棺材的队伍……

    后面的黑衣抬棺队,赫然就踩着前头那队伍的路线在走。

    谢蛤蟆面色凝重:“是山里精怪在作祟,这支抬棺队遇上麻烦了。还记得我刚才说黑瑶人生来含着一块玉吗?他们死时也要含着这块玉,这玉叫六步气玉,对妖魔精怪来说可是好宝贝。”

    “六步气玉?名字真古怪。”徐大说道。

    谢蛤蟆道:“也叫先天玉,这名字简洁明了吧?之所以叫六步气玉是因为黑瑶族讲先天时有句话,叫做‘六步之气,生长化收藏,皆先天时而应至也’。”

    听到这里,徐大瞪眼:“这就是先天玉?据说里面藏着一口先天之气,一旦炼化便能从后天进先天?”

    谢蛤蟆徐徐点头。

    徐大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追啊!不能让精怪抢走大爷的先天玉!”

    谢蛤蟆拉住他道:“先天玉宝贵,生命价更高。”

    徐大鄙夷:“老道士我发现你怂的很啊。”

    谢蛤蟆冷笑:“老道只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而且咱们一旦跟黑龙抬棺扯上关系,怕是会跟将军府扯上关系……哎哎,你们俩干嘛?”

    王七麟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去看看。”

    谢蛤蟆看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轻轻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就你懂的多!以前的教训都忘了?”

    此时已经夕阳西下,残阳瑟瑟,风也瑟瑟。

    漫步走在荒野中,面前的草木土石被夕阳光照成恍惚的红色,一步下去,如踩血水。

    小土丘上长着些许柳树、槐树,风一吹,枝叶摩挲着‘沙沙沙’的响。

    走在背阴面再去看这些树木,树枝摇曳,如同憧憧鬼影。

    王七麟正寻觅抬棺队,没看到人影,却听见侧前方一声惨叫。

    徐大顿时甩腿如鸡奔,一边跑一边嚎:“听天监办案,咳咳咳!”

    一阵山风打着旋吹过,呛着了。

    又绕过两个小土丘他们看见了抬棺队,这时候红棺材被放了下来,九个汉子惊慌的聚集在一起。

    见他们没事,徐大高兴的拍着胸膛说道:“我们是听天监的人,你们不用怕。”

    三人走过去,这九个汉子却不开口,只是盯着他们看。

    日落西山。

    夜幕降临。

    在荒山野岭中被九双眼睛盯着看……

    徐大大咧咧的走上前说道:“几位兄弟别怕,都是自己人,看见我身后那位了吗?听天监最年轻的小印,江湖人称翻天麒麟的王七麟王大人!”

    九个汉子还是不说话,他往前走,汉子们往后退。

    王七麟警惕喝问:“你们什么人?”

    领头的汉子扛着招魂幡走上来张开嘴。

    王七麟下意识后退。

    徐大嘿嘿笑:“老七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弟兄是让你看他的嘴巴,古怪,他竟然没有舌头?难怪不能说话!”

    他又问其他八个人道:“你们都没有舌头吗?”

    八个人张开嘴。

    里面空荡荡的。

    只有两排白森森的牙齿。

    “这算什么事?”徐大倒吸一口凉气:“难道黑瑶人天生就没有舌头?老道士刚才也没说呀。嘿,老道士呢?”

    王七麟也诧异:“他怎么还没有追上来?”

    他们此时位于两片土丘之间的凹地,抬头往四周看,夜色覆盖了这片地方。

    太阳落山落的很快。

    山丘上多有枯木杂草,徐大升起一团篝火,问道:“老七,咱怎么跟他们沟通啊?”

    王七麟道:“这个不急,得先找到道长。”

    徐大不屑:“可能他胆子小,就没跟咱过来!”

    王七麟摇头:“不,他追咱了。”

    夜风吹过,篝火猛的闪烁了两下。

    王七麟回头,看见那九个人呆呆的坐在棺材四周凝视着两人,脸上表情木然。

    这一幕,让人有点打怵。

    徐大烤了烤手后问道:“喂,你们不过来一起烤烤火?”

    “嘿嘿,徐力士胆大,是人是鬼都敢攀关系?”谢蛤蟆的声音顺着夜风漂来,他一瘸一拐的身影出现在东边的山丘上。

    徐大愕然:“你怎么才来?”

    谢蛤蟆说道:“老道得先护住抬棺人才能过来,已经来的够快了。”

    王七麟转身跟徐大背靠背盯着棺材旁九个人道:“抬棺人不就在这里吗?”

    “这里?”谢蛤蟆冷冷一笑:“嘿嘿,谁跟你们说,这里的九个东西是抬棺人?”

    徐大反应过来,立马一把抄起一根烧火木棒:“卧操!”

    九个人又扭头看向山丘上的谢蛤蟆。

    一个声音陡然响起:“两位大人怎么知道,这东西就是你们那同僚呢?”

    大红棺材缓缓打开,里面站起来一个穿道袍的男子。

    夜风吹拂,他的宽大衣袖猎猎飘动、头上发丝随风摇曳,整个人站在棺材中却不显诡异,而是渊渟岳峙、仙气飘飘。

    男子露面,冲着谢蛤蟆微笑:“妖孽,终于等到你了!”

    一听这话,夜风更冷!

    徐大懵了:“怎么个意思?”

    王七麟低声道:“别说话,待会看我眼色行事!”

    徐大看看漆黑的天色,更懵了!

    王七麟缓缓的伸手摸刀。

    一摸一个空!

    刚到手的战刀也被造化炉给吞了?

    我日昍晶?

    这是个吞金兽吗?

    王七麟当场骂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