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6.天官赐福丹
    ,妖魔哪里走!

    食气鬼飘飘忽忽的出现,像是个烟柱拼凑成的人形。

    入职听天监第二天,王七麟现实中见鬼!

    徐大叫道:“老七,跑!”

    他想拖开供桌开门逃命,可是供桌像是焊在了门上,任凭他膂力惊人却也只能将木门晃的连连摇动,而不能将供桌给推开。

    王七麟也想跑,但刚学会的《太阴断魂刀》各招式自动在他脑海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过了一遍——

    然后拔刀的意念便猛的迸发出来!

    心随意走!

    出刀!

    刀影闪过,他双手握刀如猛虎出闸,带起冷冽寒光迎面劈上。

    一往无前!

    决死不退!

    跑?

    哪里跑!

    《太阴断魂刀》为夜战神刀,一刀劈出、十荡十决,快刀斩下、千军辟易!

    食气鬼躲避不及被他一刀劈中,古怪的冒出来一道红色雾气,就像人被刀子砍了会喷血一样。

    一刀之下王七麟感觉劈中了冰块,锋利的刀刃下去三寸便被阻拦住,有森森寒气顺着刀刃传到他手臂。

    食气鬼反击极快,又有一条黑烟缠绕所成的臂膀像他额头抓来。

    说时迟那时快,王七麟抽刀回身但不退避,刀光流萤般闪烁,带起劲风席卷密室。

    夜战八方!

    密密麻麻的刀影连绵不绝,就像长江大河滚滚流水,抓来的鬼影臂膀一瞬间便遭受了刀刃数十次劈砍,将恍惚的黑雾劈的不住翻滚,不住的往外冒出红雾!

    食气鬼看着像是没有实体,可是王七麟知道它是有的,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一刀刀是劈在冰块上。

    一如既往的坚硬!

    一如既往的冰冷!

    他不管不顾挥舞快刀冲着食气鬼便是劈砍,一片乌云散开,几道月光透过窗棱照射进来。

    银白的月色正好照在刀刃上,顿时,一股冷冽冰凉的辉光在锋利的刀刃上流淌开来。

    它没有磅礴的气势,只有神佛阻不断的韧性,刀光在狭小的祠堂中闪耀,连绵缠绕住了食气鬼,让它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利刃入鬼体,‘铮铮’锐鸣起!

    如砍精钢!

    这一刻密室中真是但见刀走不见人行,快刀绵绵不断、滔滔不绝,砍瓜切菜一样的砍鬼!

    食气鬼不敌,想外逃。

    但是逃不掉!

    一套刀法施展到最后,食气鬼被逼到了墙角。

    万家灯火亮起,最后一刀斩出。

    这一刀汇聚了他目前对刀法的所有理解,太阴之辉笼罩他全身,长刀劈落他的精气神随之沸腾,有什么东西像是要从他身体里澎湃喷出!

    食气鬼察觉到不妙,身影幻化想要逃脱。

    王七麟怒而挥刀,翻涌的气血直冲咽喉化作一声怒叱:

    “妖魔哪里走!”

    ‘咣当’一声爆响,崭新的腰刀撞上鬼头就此变成两截。

    而食气鬼则跟斧头下的树墩一样,轰然的从中裂开,就此失去人形变成一条扭曲的赤红色烟柱。

    遍布密室内的阴气消散了。

    造化炉再度出现,它旋转着腾飞出来,将红烟柱吸了进去。

    就此,造化炉下又有了红色火焰。

    联想昨天杜操说他斩杀过一只怨煞的话,王七麟明白这红色烟柱就是妖魔鬼怪被杀后所变成的东西,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毫无疑问可以被造化炉所用。

    食气鬼被斩杀,密室之中安静下来。

    徐大倚在供桌上目瞪口呆。

    王七麟道:“此处该有掌声!”

    徐大被惊醒,他猛的跳起来叫道:“刚才那是你?那是你?”

    王七麟冷静的说道:“不是我,是刀神李流水。”

    徐大说道:“你胡说,明明就是你!”

    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你知道是我还问什么?开门!”

    被他一阵吼徐大下意识想瞪眼摆谱,但他随即想到了先前王七麟出刀如神的情景,便立马变得乖巧可爱:“大佬这边走。”

    走出殓房,王七麟抬头看向夜空。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快刀斩鬼,快哉快哉!

    天色已晚,且大战之后他感觉浑身无力,于是两人没有赶夜路回驿所,而是睡在医馆里。

    《太阴断魂刀》终归是神刀,他没有内力,整套刀法施展下来没脱力已经算他身子骨硬朗。

    清晨。

    医馆大门在嘎吱声中被推开,张长庚带着家里男丁在门口探头探脑。

    王七麟看见他们气不打一处来:“给本官滚过来!”

    昨晚杀了个鬼,他感觉自己身上一下子有了煞气,也有了官威。

    看见他和徐大安然无恙,张家人大为欣喜。

    张长庚激动的叫道:“两位大人果真是神威赫赫,那鬼是否已经被你们收服?”

    “已经将之斩杀。”徐大傲然道。

    杀鬼他不行,装比第一名。

    张家人感恩戴德,王七麟一把抓住张玉宁怒道:“差点被你害死,你昨天跟我说什么来着?”

    正满脸兴奋的张玉宁顿时懵了:“王大人,我说什么了?”

    “你说昨晚没死人!”

    张玉宁无辜道:“是啊,昨晚……”

    他猛的扭头看向张长庚:“爷爷,玉壶弟弟他不是去庙里找禅师了?”

    张长庚脸色一黯,道:“他昨天子时被那恶鬼给害死了,我知道你们手足情深,怕你做什么傻事……”

    被王七麟抓在手里的张玉宁双腿一软,跪地痛哭。

    王七麟看他样子不像作伪,看来不是故意骗自己,便只好松开手不再追究他责任。

    他又不满的看向张长庚问道:“你家幼孙昨晚被鬼害死,这事怎么不告诉我们?”

    张长庚小心说道:“没人问我呀。”

    王七麟气的要走,张长庚看他们面色不虞便拿出一个锦盒送了上去。

    盒盖打开,药香浮动,里面是两颗拇指肚大小的枯木色药丸。

    张长庚拱手道:“二位大人,你们这次不光给我们医馆解决了个大麻烦,还给我幼孙报仇,张某无以为报,只能送二位一人一颗大补丹。”

    徐大惊讶:“九草大补丹?传说中的宫廷补药?”

    张长庚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张家祖上真的在前朝宫里当差,不过不是御医,而是药师。这九草大补丹便是祖上流传下来的秘方所炼成,有人参、龙涎香、何首乌、雪莲等九味上品草药,服用后能活血化瘀、补气壮阳,效用无穷!”

    徐大跟王七麟对视一眼,赶紧下手。

    补气壮阳啥的无所谓,他们看中的是活血化瘀。

    没办法,在听天监当差经常会跌打损伤。

    回到驿所,杜操不在,王七麟便回到房间想掏出九草大补丹珍藏起来,结果一掏没掏到!

    这次有经验了,他直接盘腿坐下去识海找造化炉。

    果然,造化炉下火焰沸腾,炉子口上一颗白色丹药在缓缓翻滚。

    丹药炼成自动落在他面前,这次丹药比之前要大了一圈,颜色变成纯白,上面还出现四个小字:天官赐福。

    浓郁的草药香变成了清新的草木香,王七麟想了想放入口中。

    大药丸子入口,碰到唾沫便开始融化。

    随着他吞咽口水,一道暖流从他嘴巴流入丹田,又以丹田为起点在他四肢百骸间流淌起来。

    啊哈?

    哎哎!

    噢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