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4.食气鬼
    ,妖魔哪里走!

    伏龙乡是吉祥县六大乡之一,辖下有十一个村寨,人口数万,规模不小。

    乡上阡陌交通,房屋星罗棋布,临着主街的多是青砖红瓦房,小路边上建起的则是茅屋。

    张氏医馆便是一幢青砖屋,它院墙临街一面有十余丈长,朱红大门有一丈半高,门口左右各伏着一只半人高的石狮,石狮旁栽种着大柳树,看着就阔气。

    徐大开门。

    随着红色实木大门嘎吱嘎吱的打开,王七麟顿觉一阵森寒气息迎面而来。

    《太阴断魂刀》蠢蠢欲动,他随时能抽刀a上去。

    徐大往门上指了指,门梁有一截焦黑的符纸。

    这是前天杜操所贴符箓的符根,符胆已经烧掉了,确实有鬼祟光顾过。

    医馆规模大、屋子多,它是两进两出,内间是家眷住所,外间整体呈四合院布局,当中有个大花园,围绕花园是一圈屋子,有诊堂、有卧室、有汤房、有学堂。

    进门扫了一眼房屋布局,徐大肃然:“主屋四平八稳,左边厢房如青龙守卫、右边厢房是白虎卧高岗,中间万花夺目、百草争锋,这屋子布置有高人指点,一如龙穴,是个吉屋。”

    王七麟问道:“你懂风水堪舆之术?”

    徐大道:“不懂,这是上次我跟操爷来的时候,操爷说的。”

    医馆现在冷冷清清,只有一个青年在扫地。

    见两人进门,扫地青年走上来拱手道:“徐大人您来了,这位大人是?”

    徐大道:“这是我弟兄王七麟,操爷特意向上头要来的好手,小郎君你叫他七爷就行。”

    小郎君温润的冲他拱手:“原来是王大人,徐大人您刚才提到了杜大人,那杜大人什么时候来?”

    徐大自信道:“杜大人不来了,医馆里闹的只是个食气鬼,小角色而已,它只敢缠着将死之人,今天看大爷我怎么弄它!”

    小郎君愣了愣,毫不掩饰的满脸失望。

    他是医馆张家长孙,名叫张玉宁,王七麟找他重新咨询了医馆的事。

    没有什么新发现。

    这事很简单,就是医馆闹鬼了,有食气鬼在吸将死者最后一口阳气,人家说的清清楚楚:借吾一口气。

    当然,有借无还。

    听张玉宁说完,王七麟突然问道:“昨晚医馆里有没有死人?”

    张玉宁摇头,他又问:“二位大人,你们说这食气鬼只能吸将死之人最后的阳气,这有什么依据吗?”

    徐大道:“它自己都说了,‘呵气如冰、视瞳无影、白日见星、抱阳不暖,此为何故’,这话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张玉宁点点头:“呵出的气冰冷、在别人眼里看不见自己影像、白天能看见星辰、即使抱着火炉也不觉得热,这是人死前的征兆。”

    徐大拍腿道:“对嘛,它是反问病人你们知道自己要死了吗?所以要我说对付这食气鬼很简单,它只能缠着将死之人,你们医馆别留宿那些病人了,这样食气鬼没有阳气可以吸,时间长了自然会离开。”

    王七麟摇头道:“不妥,食气鬼吸取将死者的阳气有可能是这口气吸起来容易、吸正常人的阳气困难,如果没有将死者,它可能会费心思去吸正常人的阳气,那样岂不是糟了?”

    “你以为正常人的阳气那么好吸?要是食气鬼能吸正常人的阳气那它就是修为有成了,咱可对付不了它。”徐大嗤笑,“行了,先去吃饭,大爷饿了。”

    吃过早饭,王七麟提着腰刀在医馆里巡视起来。

    没什么发现。

    整个白天他巡视过十多遍,跟医馆上下混熟了,但没察觉到食气鬼的踪迹。

    之所以巡视这么多遍也是为了熟悉环境,这样晚上要是打不过鬼,起码跑起来能更顺溜。

    他必须得计划跑路,因为医馆上下先跑了,说是为了不妨碍他们晚上办公。

    不过好歹晚饭给他们留下了,而且万幸晚饭很美味。

    徐大觉得炖腊鱼好吃:( ̄︶ ̄)

    吃完饭太阳落山,暮色降临,夜空中月亮若隐若现。

    今晚天气不太好,总有乌云在夜空中飘荡。

    于是昏暗的月亮一会被挡住一会露出来,让人心里不踏实。

    初春风大,光秃秃的树枝被吹得互相摩挲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

    白天觉察不出什么,晚上这声音竟然很清晰。

    医馆里有一圈灯笼。

    夜风之下,猩红的灯笼缓缓摇曳,里面烛火被风吹的跳动不休,这样灯光忽明忽暗,反而更给这广阔的院子增添了几分森然。

    徐大看向灯笼皱起眉头:“这么点光亮还不如没有,你说你点它干什么?”

    王七麟问道:“不是你点的吗?”

    他这话音一落,两人不约而同握着腰刀站了起来。

    寒风凛冽,如同阴风。

    徐大胆子大,他眯着眼睛徐徐扫视周围说道:“怕是这食气鬼来了。记住,鬼怕阳气、怕恶人,你越是心有底气,它越是奈何不了你!但你要是怕它,哼哼!”

    王七麟笑道:“我不怕,食气鬼有什么好怕的?”

    食气鬼不是恶鬼,据《异闻录》记载,这鬼是生前不管父母妻儿、不尽责,只顾自己享乐的人死后所变,没什么怨气。

    多数食气鬼靠吸食空气果腹,对气味很敏感,能辨别天地间的各种味道。

    在阴间阎王派它们守关,以查辨混杂在芸芸众生中的各鬼魂的气味,如有鬼魂作恶,阎王就会差遣食气鬼去找它们。

    他的魂魄在地球上见过这种鬼,不过在那里食气鬼被惩戒变为狗的样子,叫做警犬。

    这种食气鬼对人没有威胁,甚至还会被人所驱使去寻找东西,所以不用管。

    另外还有一些食气鬼不一样,它们会吞食人的气息,这是开始修炼了。

    它们的修炼过程是从将死之人的最后一口阳气开始吸,逐渐的有了道行又去吸正常人的阳气,这时候就不好对付了。

    徐大见他面色如常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并扔给他一个干草编成的小球:“给大爷含住。”

    王七麟拿到小球问道:“这是什么?”

    徐大道:“冰台珠,听说过吗?”

    “听过。”王七麟恍然。

    冰台是一种植物,它还有个名字叫黄草艾蒿,所以小珠子实际上是用艾草编织而成。

    可是它所用的艾草不一般,是在老坟头长成。

    这样的艾草从发芽到成熟饱受阴气熏陶,对阴气很敏感,接触到阴气会发凉,阴气越浓越凉,如同小冰块,所以用‘冰台’而不是艾草来命名。

    另外人的嘴巴对冷热也很敏感,这样含住艾草球后只要一接触到阴气,便能有所感知。

    再者艾草跟菖蒲、石榴花、胡蒜、山丹花并称为天中五瑞,有辟邪驱凶之功效,口含冰台珠还能抵御阴邪入体,算是一草两用。

    冰台珠不是什么稀罕法宝,但也不是普通人家能接触的东西,看徐大这么随意分给他一颗冰台珠,王七麟猜测他要么有些本事要么有些背景。

    他再猜测一下,徐大有些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