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21.侯德才
    ,妖魔哪里走!

    夜幕降临,县城万家灯火。

    王七麟站在水塘岸边,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徐大和谢蛤蟆分列左右。

    三人在等待着水鬼的身影。

    午夜时分。

    灯火逐渐熄灭,城市开始陷入沉睡。

    旧的一天结束,新的一天开始。

    月辉洒落水面,夜风乍起,吹皱一池老水。

    纤细的波纹缓慢而有序的激荡,有一条金影忽然出现在湖面上。

    一条大金鲤。

    金鲤在湖面上撒欢的游动,八喵从王七麟怀里探头往外看,然后冲着金鲤吐了口口水。

    看到大金鲤,徐大眼睛比月亮还要亮,嘿嘿笑着就要下水。

    谢蛤蟆挥臂拦住了他,道:“徐大人,你真以为这是一条鱼吗?”

    金鲤在池塘岸边慢慢的游荡,看起来像是没什么精神头,让人感觉随手一捞就能捞到它。

    三人的注意力被金鲤吸引住了,但没有下水,而是在岸边盯着它看。

    毫无疑问,这是水鬼所化。

    夜风轻轻的吹,小小的波浪拍打着池塘岸边。

    不知不觉,岸边变得湿漉漉起来。

    谢蛤蟆忽然叫道:“不对,看脚下,地怎么这么湿?”

    黑沉沉的夜幕之中,岸上突兀的掀起了一道水墙!

    水墙从左右身后卷向三人,留给他们只有一条路:踏入池塘。

    谢蛤蟆叫道:“不要进池塘,随我来!”

    他挥着长袖钻入水墙想要冲破束缚逃出去,结果水墙闭合化作猛兽形状,张开大嘴里面黑水翻涌,一下子将谢蛤蟆给吞了进去!

    王七麟和徐大只好进入池塘,水中传来一声嘻嘻奸笑,有两个黑漆漆的手抓住了他们脚腕。

    两人慌张挣扎,却无论如何甩不脱这个看起来单薄瘦弱的手臂,越是挣扎越是往深水里滑。

    水猛兽从岸上跃起给了他们致命一击,将两人一把给扑倒在了水里。

    湖面顿时风浪迭起!

    但逐渐的又平静下来。

    月华照耀,夜风轻轻吹,风生水面波纹细。

    一艘扁舟从池塘对面划了过来,从中站起来一个人,风吹他颔下胡须飘动,这是一个老人。

    他站在小舟前头喃喃道:“石大人说这王七麟是后起之秀让我小心,我看不过如此,连个水大虫和水鬼都制不住,他怎么能斩杀刘二那恶煞?”

    一只小黑猫站在地上喵喵叫,看起来弱小、可怜又无助。

    老头贪婪一笑:“果然是一只玄猫啊,嘿嘿,小玄猫到爷爷怀里来,以后跟着爷爷天天有灵鱼吃。”

    他跳上岸去抓玄猫,但玄猫很机灵,机警的往路上跑的飞快。

    老头盯紧了它的身影笑道:“小宝贝儿,只要你不施展夜隐的本领,那你今晚可就跑不掉了。”

    “是啊,它怎么不用夜隐的本领呢?”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老头果断的转身就跑。

    一个大汉扛着个狼牙棒站在他身后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侯大人,去哪里呀?”

    小水乡小印,侯德才!

    王七麟中午听胖妇女说听天监有人来过的时候,还以为是石周山来了,结果胖妇女摇头,说是个干巴巴的老头,穿着跟他一样的玄衣。

    吉祥县这几个小印中,老头只有一个,那就是侯德才。

    再联想池塘中水鬼那一句话:‘初来乍到,第一天拉一个足矣,勿要贪心’。

    它随口一句话说明它今天刚来到水塘,那它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

    真相很简单:有人把它放到这里来的。

    谁放的?

    小水乡小印侯德才祖辈渔夫,素有一手水上治邪的法术。

    会治邪自然会施邪!

    想到这里王七麟就明白了,水鬼的出现不是偶然、他卷入这案子也不是偶然:

    侯德才放水鬼制造案子,侄子侯矫健带王七麟卷入案子。

    所为何事他还不清楚,但他清楚今晚肯定有一场恶战,所以赶紧练了《金刚横练》。

    看到王七麟出现,小黑甩着尾巴跳到了他的肩膀上。

    侯德才傻了:“王大人?刚才水里的那不是你?”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侯大人是老花眼了吗?怎么连纸人和真人都分不清?”

    侯德才心里咯噔一下:“纸人?纸扎如生神术,你一个浪荡老道士怎么会这等道术?”

    徐大哈哈大笑:“你还挺好学,咋滴,平日里在河流里遨游,今晚想在知识海洋里遨游?”

    侯德才脸色铁青,他说道:“老夫打了一辈子鱼,最后竟然让一条老鱼给骗下了水。嘿嘿,这确实好笑啊,老夫竟然还想用金鲤做饵迷惑你们下水,结果自己却被玄猫这个饵给骗进了你们的陷阱。”

    “王大人,我小瞧你了!”

    王七麟握着刀问道:“侯大人,说说吧,你这是在搞什么鬼?”

    侯德才眯起眼道:“王大人,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多,活的日子越少……”

    “距离七月十五不足两个月,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所以我怕什么?”王七麟打断他的话笑道。

    侯德才被这话噎住了,他又说道:“王大人,今晚你的表现让我必须对你刮目相看。毫无疑问你是个人才,不如归顺我们怎么样?只要你归顺我们,秦晋劫这种小劫难轻易就能解开,保你一生安然无恙!”

    王七麟顺着他的话问道:“归顺你们?归顺谁?”

    侯德才笑道:“你先放我走,明日自然有人来接触你。我向你保证,我们要成就一番大事业,只要你加入我们,保你一生荣华富贵。”

    王七麟失笑:“一个小印想要成就一番大事业?还能许我荣华富贵?你们想要造反吗?一个小印竟然要造反?哈哈,这笑死人了!”

    侯德才道:“王大人你无需套我的话,我这辈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你玩心眼能玩过我吗?”

    徐大问道:“侯老头,你吃这么多盐干什么?做腌肉吗?”

    侯德才隐怒:老子说能给你们荣华富贵,你问我吃盐多了干什么?你是缺心眼还是脑袋里差点事?

    王七麟道:“侯大人怎么有脸问这句话?我玩心眼要是玩不过你,这会你怎么出现在我面前的?”

    侯德才无言以对。

    看到他不再说话,王七麟缓缓抽出妖刀:“侯大人,我有许多疑问,如果你不愿意说,那我只能送你上路,然后去找石大人询问了。我不明白我没有得罪过他,为什么他一心让我死呢?”

    侯德才下意识的说道:“今晚石大人没想要你的命,他只想把你留在这里,以防你再耽误他事。前晚你差点坏他大事、昨晚你坏他大事,他现在对你有些忌惮……”

    说到这里他猛的一怔。

    说漏嘴了!

    王七麟却顺着他的话迅速分析:“前晚差点坏他大事,我前晚斩杀了刘二恶煞。昨晚坏了他大事,我昨晚斩杀了一个落头氏……”

    “刘二恶煞背后是他捣鬼?!”

    “杨大嘴曾说当初他们能抓到千面郎君有听天监帮忙!是石周山策划的这一切!刘大冤死也是他在捣鬼!”

    “那落头氏也是你们的人!难怪昨晚我一说是石周山让我来抓他,他就说我漏了马脚,原来你们是一伙的,石周山当然不会去抓他!”

    “刘大冤魂、刘二恶煞、落头氏!他今晚要把我留在水塘边,我知道了,衙门的变故就是他在布局!他今晚要在衙门做什么事!”

    侯德才脸色大变:“竖子闭嘴,你给我去死?”

    他的手一甩,袖子中飞出来一幕黑水。

    地上泥里的水顿时被剥离,迅速凝聚成一头水形猛兽。

    袖中飞水落在猛兽身上,它顿时凶残的冲王七麟扑来。

    水大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