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16.落头氏
    ,妖魔哪里走!

    一枚铜铢飞出,高大结实的巷子墙壁被山公幽浮一拳头给抡倒。

    可大眼儿奔跑速度极快,眼看就要逃之夭夭。

    这时候一个金黄大手印从前方猛的冒了出来,大眼儿面露骇然,被逼的只能回来。

    他落下地后厉声道:“你是哪一派的?谁派你来的?”

    王七麟下意识说道:“我是听天监小印!”

    大眼儿叫道:“我自然知道你是听天监的,明人不做暗事,你是哪一派的?”

    对方反复问自己是哪一派的,这让王七麟满头雾水。

    随即他反应过来对方肯定误会什么,于是就想套话,说道:“我是哪一派的你不清楚吗?石大人让我先行来擒拿你,他稍候就到,我劝你束手就擒。”

    大眼儿却猛的大笑:“你这小子反应还真快,原来想套我的话呀,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来找我麻烦?”

    一听这话,王七麟知道自己套不出的他话来了,但他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马脚。

    情况紧急,他索性直入主题:“你才是千面郎君,刘大是你的替死鬼,对吧?”

    大眼儿冷笑道:“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其实是他们兄弟的圆梦人。刘大自己想娶周掌柜家二小姐,我助了他一臂之力想要成人之美,可惜他终究是蠢人,竟然连演戏都不会!既然这样,那就让他背上千面郎君的黑锅好了,反正他死不足惜!”

    “刘二呢?是你骗他委身饲邪魔,让它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是他一心想要报复衙门,我对他仁至义尽了,在他大哥死后,我可是一直在养活他们母子,奈何他钻进了牛角尖,他只想衙门的人都死,我只好帮他,他可是对我感激不尽!”

    说着话,大眼儿的眼睛一直左右乱转,他在寻找逃跑契机。

    但谢蛤蟆身影出现在巷子另一头。

    大眼儿一看自己被堵住了,急忙又要翻身上墙。

    “天罗地网!”谢蛤蟆厉喝一声,袖中飞出两道符箓:

    符箓在空中相撞,顿时二变四、四变八、八八无穷,一道闪烁着金光的符箓大网将半条巷子的上空给封了起来。

    大眼儿翻身落地,他身影连连摇晃,以极快速度扑向了王七麟。

    王七麟左手捏大手印右手反手持刀劈了上去,月黑风高!

    月华洒在刀刃上,夏夜的风顿时寒意森森。

    体内内力极速翻涌、白牛巨力如海浪爆发,刹那之间,王七麟连挥七刀。

    六刀虚招,一刀杀招!

    大眼儿扑来的身影顿时一滞,他不知道哪是杀招,竟然一咬牙不躲不避张开双臂要抱住王七麟的手臂。

    妖刀掠过,大眼儿胸口顿时多了一条狰狞巨大的伤口!

    但同时八喵却猛的探头出来发出凄厉一叫!

    它全身黑毛如针芒炸立,眼睛怒张抬头欲扑!

    玄猫的直觉!

    王七麟没有多想,他相信八喵不会乱叫,于是当即反手就是朝向天空一道迎风斩。

    空中一个黑影像陨石般砸了下来,妖刀险之又险的劈中它。

    王七麟手臂一沉往后退,黑影也被妖刀撩的重新飞起。

    月光之下,竟是一颗脑袋!

    谢蛤蟆失声道:“落头氏!难怪会这么多南蛮邪术!”

    南蛮百越、鬼方等地有十万大山,里面藏着无数神秘部族。

    其中有一个叫落头族,族人自称落头氏,他们信奉天外邪魔、深居蛮荒,其地多有瘴气、毒草、沙虱、毒蛊,外人绝难进入,每个人都懂许多诡谲法术,很不好对付。

    但王七麟不管,谢蛤蟆的天罗地网遮住了巷子上空,这颗脑袋飞不走,他便提刀追着猛砍。

    落头氏速度极快,它飞起后在空中滴溜溜的转,随即又撞了下来。

    王七麟眼疾手快反刀撩斩,内力翻涌进妖刀,一道刀芒如毒蛇吐信般闪烁而出。

    眼看要砍到落头氏,结果它再度加速,带着残影出现在王七麟身后。

    王七麟骇然:速度好快!

    他来不及转身,索性左手捏狮子奋迅印甩臂向后砸出。

    咚!

    一声闷响,王七麟手臂酸痛,整个人踉跄向前。

    落头氏呲牙咧嘴。

    不动明王大手印专破邪魔!

    那具没有脑袋的身躯并没倒地,它配合向前,挥拳打王七麟胸口。

    王七麟踉跄几步已经到了他跟前,距离太近来不及挥刀,他一咬索性聚力于身躯:

    硬扛!

    但见他全身气血震荡,内力、白牛力齐齐发出,以共工撞不周山之势沉肩撞向了身躯胸膛。

    轰!

    一声巨响,身躯一拳打空,接着被撞的倒飞了出去。

    落头氏又杀了上来,转瞬间便到了王七麟肩膀,张开嘴要咬他。

    电光石火一瞬间。

    一道黑影从王七麟怀里钻出来,正好扑到了落头氏跟前。

    八喵动手了。

    不,动嘴。

    八喵也张开嘴,正好咬到了落头氏的鼻子!

    它扑着落头氏在地上,拖着这个脑袋跟拖着个皮球似的拔脚狂奔。

    落头氏目呲欲裂,石板地崎岖不平,任它这颗脑袋千锤百炼,可还是被磨蹭了个够呛。

    王七麟运转内力平息气血,他双手持刀追向八喵,见此八喵跳起来用四爪蹬着落头氏向他飞来。

    落头氏不可思议的空中转向,但太阴断魂刀的刀阵已经绵绵不绝的杀到了!

    它速度快,太阴断魂刀也快。

    汲取了月华的妖刀将它层层包裹,它好不容易找了个空隙逃出去,结果墙头又跳下一个黑影:

    玄猫扑球!

    又把它扑回去了。

    王七麟专注眼神盯紧落头氏,妖刀平平无奇的笔直刺出——

    大巧不工,唯快不破!

    刀芒吞吐,妖刀与落头氏错身而过。

    落头氏得意的咧嘴笑,然后它看见了自己咧开的嘴。

    造化炉飞出。

    那具无头身躯颓然倒地。

    山公幽浮杀过来,提着这具身躯开始捶。

    杨大嘴绝望的闭上眼睛。

    他这辈子不会再吃肉酱了!

    收拾残局是衙门的事,王七麟收刀往后走。

    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行。

    杨大嘴叫道:“七爷,这案子算了结了?”

    “案子了结了,但你们衙门造的孽没有了结。你们就这么横行无忌下去吧,死后阴间地府有十八层地狱等着诸位。”

    杨大嘴叫道:“七爷,这案子我们有错,可我们也没料到那天晚上会突然天寒地冻!我们是想好好查这案子的,我敢发誓,我们没有对刘大屈打成招,我们当时只想关他一夜让他吃点苦头,择日再审!”

    王七麟冷冷的说道:“以后去跟秦广王说吧。”

    杨大嘴倚着墙壁颓然坐下,然后他又问道:“七爷,我们衙门里的刘大怎么办?”

    王七麟道:“你请僧人去超度他,算是给自己积点阴德。”

    他去了落头氏的住宅。

    屋子里有捕头的官服和腰刀,但只有一个人的生活用品。

    自然,那个自称大眼儿弟弟的衙役就是他自己。

    他白天是捕头,晚上是更夫,就这么在吉祥县活动了一年多,竟然愣是没被人所发现。

    那么,吉祥县的听天监都是干什么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