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13.有事瞒着我
    ,妖魔哪里走!

    刀风扫过,落叶纷飞!

    符文不敌这一刀之力,纷纷被劲气带的胡乱撞击。

    货郎大骇,想要躲避却来不及了……

    不闻声音响。

    妖刀划过,货郎双腿迈动跑了出去,可上半身却停留在原地。

    奔雷不及掩耳!

    诸多符文没有直接消失,而是在空中轻飘飘的晃动着,逐渐的才化作一道道火星飞向夜空……

    露泣连珠下,萤飘碎火流。

    若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

    王七麟面容冷峻,缓慢而流畅的收刀。

    后面谢蛤蟆已经处理掉了那些变幻出来的妖兽,徐大那边被熊罴追的狼奔豕突,山公幽浮趴在墙头看热闹。

    任凭徐大叫唤,它不动弹。

    最终他想到怎么回事,赶紧掏出一枚铜铢扔向熊罴。

    山公幽浮一拳将一堵墙给拍碎了!

    它比熊罴还要高大彪悍,拔腿飞奔杀上来硬对硬将熊罴给撕碎了。

    徐大蹲在地上喘粗气:“我我干!忘记了,忘记给它安排的任务了!”

    谢蛤蟆轻飘飘走过去揶揄道:“徐大人蹲在这里干什么?哦,拉屎呀,你被那熊罴捶出屎来了吗?”

    徐大不跟他一般见识。

    今夜是山公幽浮的处子战,它展现出来的强悍让徐大眉开眼笑。

    看以后谁还敢说大爷我弱鸡,谁敢说我就用一枚铜铢把他给砸出屎来!

    王七麟问道:“这个货郎是什么东西?”

    谢蛤蟆道:“它不是东西,是一个恶煞。有人殒身换道——就是用性命和修为跟一个大邪魔换了个恶鬼的身份,以此来对付衙门中人。”

    “你确定?”

    “对,他脸上身上的符文就是跟大邪魔签订的书契。我想杨副捕头肯定有瞒着我们的事,修道者宁愿魂飞魄散也要对付他们,这得是什么深仇大恨?”

    “而且恶煞还有个厉害手段,那就是能召集附近的恶鬼厉鬼。它们的声音不光能迷人,还能迷鬼,能把鬼给引出来。如果衙门周围有恶鬼厉鬼,那恶煞能把它们引出来一起对付衙门的人!”

    王七麟问道:“现在恶煞被我们斩杀了吧?但按照衙门的说法,石周山已经两次斩杀它了,可它还是会再度出现。”

    谢蛤蟆道:“这不对,它没有重生的本事,只能说之前两次石周山并没有将这凶煞给斩杀。”

    徐大嘲笑:“什么大印?估计是个水货,还不如我家山公幽浮。”

    谢蛤蟆摇头:“石周山绝不是水货,但他为什么不能斩杀这凶煞?而且根据杨副捕头所说,这凶煞起初还是在衙门外叫卖,是因为他……”

    “貔貅灵像不对劲!”王七麟脑海中灵光一闪,“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徐大和谢蛤蟆看向他。

    “貔貅灵像位置不对!它们被放在门内院子里,这等于是它们子啊看门,不让这个恶煞靠近门口,这样恶煞自然就无法离开衙门了!”

    “它被锁在衙门里了!”

    杨大嘴曾经说过,这鬼是石周山第一次出手后进入了衙门,后面就一直游荡在衙门里。

    他还说石周山第一次将恶煞给搓死了,但显然并非如此,恶煞没死,而是离开街道进入了衙门。

    徐大说道:“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娘的,七爷你不会又被杨大嘴给坑了吧?”

    “他们做了天理不容的事,然后逼的一个修士宁可身陨道消也要报复他们。他们找石周山解决麻烦,结果石周山查出隐情并且很看不下去,于是帮助这凶煞来对付衙门,有这个可能吧?”

    谢蛤蟆点头:“有这个可能,如果衙门害死什么人变为恶鬼,恶煞可以将它给引出来,进而复仇。”

    王七麟沉默不语。

    他牙根发痒。

    如果这班衙役真敢坑他,他绝对会辣手无情的进行报复!不过他觉得或许并非如此,事情肯定另有隐情,但隐情跟衙役无关,或许跟石周山有关!

    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石周山,他就觉得没有好事。所以这次被坑的应该不是他,而是衙役们。

    第二天天亮,王七麟在衙门口等待衙役们,最早是皂隶的班头侯矫健带着几个兄弟赶来。

    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坐在门口,侯矫健大喜:“王大人,昨晚?”

    王七麟指向旁边说道:“给我站好。”

    侯矫健笑着要打哈哈,王七麟走过去甩手挥刀。

    他腰上的佩刀落在了地上。

    皂隶们大惊,赶紧老老实实贴着墙站好。

    又有一些衙役到来,然后壮班的班头肖十四也来了。

    王七麟阴翳的眼神看过去,壮班的衙役吓得恨不得来个缩阳入腹!

    最终是杨大嘴啃着肉包子慢慢悠悠走来了。

    他没看到坐在门口的王七麟三人,还以为是衙役们不敢进去,于是就生气的吼道:“草你阿母、草你阿妹,你们待在外面干什么?等着老子点将领你们去边疆建功立业啊?”

    肉沫喷到了胡子上,他又捋下来塞进口中。

    衙役们给他使眼色。

    杨大嘴也是机灵人,他赶紧走到门口,看到脸色阴沉的王七麟后赶紧陪笑:“王大人,大清早您坐在这里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十四、猴子,这是怎么了?”

    王七麟站起来死死的盯着他,很缓慢的说道:“把瞒着我的,说出来!”

    杨大嘴尴尬,道:“我不是有意瞒着大人,昨晚您三位不是要办正事吗?所以我们几个就自己叫姑娘玩了一小会……”

    “不是这个!”王七麟沉声道,“告诉我,你们衙门做的亏心事!”

    杨大嘴懵了。

    太多了,你让我说哪个?

    徐大提醒他道:“昨晚你找了个叫大眼儿的带我们回衙门,还记得吗?”

    杨大嘴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有印象有印象。”

    “大眼儿呢?”

    一个身形削瘦的衙役说道:“我哥哥在家里睡觉,我这就把他叫过来。”

    王七麟道:“等等,大眼儿是你哥哥?”

    他仔细打量,两人身形倒是相似。

    衙役道:“是的,王大人。昨晚回去他跟我说带你们去衙门来着,我哥哥是蠢人,他要是……”

    王七麟皱眉道:“等等,昨夜我进了衙门碰到了李老梆子,他说大眼儿已经死了,前天死的。”

    “李老梆子?”一群衙役脸色变了,有胆子小的直接夹紧了腿。

    王七麟喝道:“怎么回事?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

    杨大嘴结结巴巴的说道:“李老梆子、李老梆子才死了呀,大人你昨夜是见鬼了吧?”

    王七麟抿了抿头发:“详细说说。”

    “李老梆子就是死了,正常死的,寿终正寝呀,他都死了快一年了,大眼儿就是接他的班做了打更人。”杨大嘴说道。

    大眼儿的弟弟狂点头。

    王七麟皱眉道:“这不应该,李老梆子如果是寿终正寝,我昨晚碰上的那是什么玩意儿?他骗我说大眼儿死了,还带我去小牢看了一具尸体,那小牢里有尸体吗?”

    杨大嘴又立马摇头:“绝对没有,大人,这大热天小牢哪里敢停尸?那不是焖臭肉吗?”

    “小牢哪个房间?”侯矫健忽然问道。

    “天字庚号房。”

    杨大嘴上来拉走王七麟,肖十四和侯矫健冲衙役们叫道:“还它娘愣在这里干什么?滚进去干活!”

    最后只有一个衙役蹲在那里没动弹,肖十四脾气暴躁要去揍他,那衙役哭丧着脸叫道:“十四哥,我拉肚子、拉肚子!”

    肖十四倒吸一口凉气:“你它酿被吓的拉裤裆了?”

    衙役绝望的问道:“我怎么办?”

    徐大阴阳怪气的说道:“怎么办?赶紧回家呀,回家睡热炕,把火烧旺点,躺炕上来个大火收汁。”

    他现在很不爽,杨大嘴那几个人竟然自己去喝花酒?

    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