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06.法相镇邪
    ,妖魔哪里走!

    从成为游星开始,王七麟依仗的都是太阴断魂刀。

    有了妖刀后更是如虎添翼。

    现在刀不在手中,他感觉心里很虚。

    不过他随即又想到,这是在梦里啊!

    在我的梦里我还能被人给欺负了?

    这么一想,他顿时底气十足。

    但他随即又想到不对劲,这未必是他的梦!

    他不可能跟穆太航做一样的梦!

    心里又开始发虚了。

    特别是此时他还不能动弹!

    穆太航曾经跟他说过,他每次在漆黑的梦境中醒来便是这样,必须得反复背诵国策才能拿回身体控制权。

    于是他努力的开始回想国策。

    可是国策是什么呀?

    他从小到大没上过官学也没念过私塾,压根不知道新汉朝的天子国策!

    绞尽脑汁想了一会,他想到的就是以前在梦里看到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但这不是新汉朝的国策,他最终还是决定默诵金刚萨埵心咒:“嗡班则尔萨垛吽……”

    一遍法咒快速念完他正要再来一遍,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获取了身体的控制权。

    佛家经法,果然霸道!

    他内心喜悦,双手一撑地高高跳起。

    ‘砰!’

    一声闷响,他的脑袋撞到了个厚重的木板!

    他又趴下了。

    这下有点狠。

    倒吸凉气缓了缓情绪,他捂着后脑勺往旁边挪。

    这压根不是穆太航说的什么八喵屋,屋子哪有这么矮的?

    而且这屋子的屋顶,好像是平的?平的木头屋顶?

    他心里一动,下意识敲了敲身下地板,也是木头质地。

    接着他又挪动着找到了墙壁敲了敲,依然是木头质地。

    一个不好的猜想出现在他心头:

    这哪是什么屋子?

    这是一具大棺材!

    一股阴冷的感觉缠绕到他身上,王七麟倒吸一口凉气倚在了墙壁上,接着墙壁往外晃了晃。

    见此他顿时想到了穆太航说的大门或者能动的墙壁。

    误打误撞,他找到了这个地方。

    一种迫切的心情出现了:他想出去,他不想独自待在这个黑暗、清冷的地方。

    但伴随着这种心情还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外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旦出去恐怕要碰到什么大灾厄!

    体会着这种感觉,王七麟心里咯噔一下:穆太航跟他说过几个预感……

    预感独自一人呆在这小屋里,预感小屋里很安全,预感一旦出去就有危险……

    接着他想要逃出去的信念动摇了。

    王七麟猛的反应过来:不对,这不是他的感觉,他不该跟穆太航感觉一样!

    自己一定是受到什么影响了!

    想到这里他便手掐不动明王根本印、口中诵读金刚萨埵心咒,充斥在天地之间的灵气逐渐灌入他身体中,然后他惊诧的发现在这棺材里修炼临字真言的速度竟然更快!

    古怪了!

    随着临字真言发威,他的决心重新坚定下来:

    “给我开!”

    一声闷吼他抬肩膀撞向身后墙壁!

    穆太航那弱鸡都能撞的墙壁开口,那他有二十年内里且有一牛之力,要推开这墙壁自然轻而易举。

    事与愿违!

    墙壁开了巴掌宽大小的一条裂缝后却止住了,无论如何再也打不开!

    裂缝外面是光明,能看到有几条猩红的粗绳索出现在裂缝中。

    这种粗绳他知道,上面的红色是抹了朱砂,专门用来捆绑棺材镇压里面邪魔妖孽的!

    他正在思索,一张脸从裂缝处贴了上来悄悄的往里看:

    横眉怒目、满脸横肉、额头有一点金刚痔、头上黑发盘成莲台状……

    王七麟大吃一惊,他认识这张面孔:

    这是慧光的法相!

    慧光是不动明王尊下的八大使者之首,尊号圣无动尊童子,有镇邪除魔之威能!

    因为他修习了不动明王大手印,所以特意研习过与不动明王相关的知识,对不动明王尊下八大使者慧光、慧喜、阿耨达、指德、乌俱婆哦、清净、矜羯罗、制吒迦的法相都非常熟悉。

    他还想仔细看慧光面容,这时候一切忽然变得恍恍惚惚……

    睁开眼睛便是徐大的大脸……

    真大啊!

    见他醒来徐大说道:“刚才你入睡后不久就像小郎君一样开始眼皮眨动,另外嘴唇还在蠕动,好像吃什么东西。然后过了一阵道长发现屋顶果然有人在窥探,可惜抓不到它,这东西非常警惕,一有风吹草动立马消失不见。”

    “所以,这张床有问题,对吧?”

    “对。”

    “那你梦里吃什么?好像很香的样子。”徐大对此表示关心。

    王七麟习惯性给了他一脚,道:“我入睡后被关进了一个大棺材里,感觉跟小郎君一样,小郎君当初推动的不是什么门或者墙壁,而是棺材盖。但他推不开,因为棺材外面缠绕着一道道的朱砂粗绳。”

    谢蛤蟆一怔:“朱砂绳缚棺?棺材中有大邪祟啊!”

    王七麟道:“是的,他所说的外面有个人我也见到了,是不动明王手下八大使者之首的慧光圣无动尊童子,不过应该是它一处法身……”

    “慧光?”

    “对!”

    谢蛤蟆道:“我明白了,这棺材里当时一定关押了一具僵尸!慧光有镇僵尸大威能,他被专门请来看守并镇压僵尸!”

    王七麟道:“但棺材里面没有僵尸了,僵尸哪去了?”

    他指向屋顶。

    之前偷偷窥探的是……

    谢蛤蟆摇头:“如果附近有僵尸出现,我能感知到,之前在屋顶窥探的怕是慧光的一具法身,应该每次有人躺在这床上于梦境中进入那具镇压僵尸的棺材时,它都会出现。”

    “它在寻找那具僵尸,探视过后却发现不对,但它只是一具法身,并没有思考能力,所以只好待在屋顶偷偷打探。”

    这一切说得通,但为什么躺在这张床上就会进入这样的梦境?

    王七麟掀开被褥,露出下面一张紫色偏红褐的床板,跟床架主体格格不入。

    谢蛤蟆摸了一把后叹道:“原来如此!”

    徐大将穆小娘母子叫来,看到露出的紫红色床板,穆太航吃惊:“咦,我的床板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王七麟问道:“床板是新换的,对吗?”

    穆小娘嗫嚅道:“回禀大人,确实如此,大约是四五天前换的。”

    “我怎么不知道?”穆太航问道。

    穆小娘道:“你的性子我不知道?你说你认床,要是让你知道换过床板,肯定会说自己睡不着。”

    王七麟叹了口气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换了床板和令公子遇到的诡事有没有关系?”

    穆小娘说道:“确实曾经想过,但我在床上睡过觉,没有异常呀。”

    王七麟一怔:“你在上面睡觉,没有异常?”

    谢蛤蟆指向屋顶说道:“我明白了,那僵尸是男子,小郎君和大人是被慧光法身带入那诡异梦境。应该是慧光法身一直在看守某个僵尸,但僵尸逃跑,它便追寻。”

    王七麟也明白了:“可它只是一具法身,只能追查它一直看守的棺材,结果前几天它发现了棺材板出现在这里,于是便等人在棺材板上入睡后,就将其关押在梦境中并继续看守!”

    “对,它虽然没有灵智,却也能分辨阴阳、男女,但也仅仅能分辨阴阳、男女。这样当床上躺了女人,它就不管,躺了男人,它就要施展神通在梦中把人关起来。”谢蛤蟆点头。

    搞清楚来龙去脉,王七麟脸色严肃起来。

    问题大发了。

    有慧光法身看守的僵尸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