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03.是不是梦魇
    ,妖魔哪里走!

    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穆太航知道自己又做梦了。

    又跟以往一样,他梦魇了。

    像是有什么钉住了他的身体,他无法动弹,只能睁开眼睛。

    可是太黑暗了,睁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他心里不着急,先默念天子国策:“敬天、法祖、亲亲、体臣、求贤、审官、勤政、爱民、重农、崇俭、礼乐、教化……”

    随着天子国策一遍遍念过,他感觉身体被魇住的感觉开始消逝,逐渐的他可以动一动手指了。

    从小到大他遇到过好几次梦魇,那时候梦魇只要能动手指或者脚趾,整个人便会醒来。

    但这段时间他碰到的梦魇不是这样。

    他必须得不断的背诵天子国策才能逐渐拿回身体控制权。

    从手指可以动弹到手掌脚掌可以动、接下来又能抬起头,就这样一遍遍的天子国策诵读声中,他终于猛的坐了起来。

    “呼呼呼。”

    喘气声浓重。

    光是夺回身体控制权已经很难了。

    他挪动着靠在一处墙壁上歇息了一阵,然后又开始顺着墙壁往旁边摩挲。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摩挲到了哪里,他感觉墙壁往外动了一下。

    就是这里,这是一扇门,或者是一面可以打开的墙壁。

    他像前两天一样用后背靠着墙壁往外顶,双脚使劲蹭地,汇聚全身力气想打开这墙壁。

    墙壁逐渐开了一条缝,缝隙很缓慢的扩大,好像力气足够大就能将它给顶开一样。

    可惜他只是个书生,气力不足,最终墙壁打开了两指宽后他便失去了力气。

    趁着墙壁要弹回来的瞬间他往外看,外面有光芒,还有一节节的红绳子。

    这屋子外面应该缠绕着一圈圈的绳子,大门被绳子捆住了!

    光明消失,黑暗重临。

    穆太航不着急,做学问的人最有耐心。

    他平心静气让力气恢复,然后用今天刚从屠户阿虎处学来的发力的法子来重新撞墙。

    这次他的姿势是用肩膀顶住墙壁、用双手双脚来蹭地,全身发力于一处,靠爆发力来撞墙!

    虽然会很疼,但这样爆发出来的力量是最大的!

    猛的深吸一口气,他一下子撞了上去。

    重重的撞击后是诡异的无声无息,预料中肩膀撞硬物的巨响没出现,不过这样发力确实行之有效:

    墙壁开了好大一条空子。

    他欣喜的往外看去,看到半张面无表情的鬼脸!

    半张鬼脸上那一个眼睛瞪得很大,没有眼白只有黑眼珠!

    狰狞!

    凶恶!

    冷酷!

    巨大的恐慌席卷他全身,他忍不住尖叫出声并赶紧往屋子中央逃窜。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屋子外面有大诡异、大邪恶、大暴戾!

    这预感来的是如此突然却又如此真实,他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开始哆嗦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声朗诵《论语》: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无惮改……”

    外界只知道儒家读书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说法,却不知道还有‘书中自有正直气、书中自有大威能’!

    读书能辟邪!

    随着一句句圣人言从口中吐出,穆太航的心情逐渐平定下来,闭上了嘴巴。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

    但《论语》的诵读声还在继续。

    穆太航突然就崩溃了:

    这不是他的声音!

    这声音干巴巴、冷森森,没有一点感情!

    有人接在他后面诵读《论语》!

    这间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的黑屋子里还有别人!

    人的崩溃是突如其来的,穆太航撕扯着头发要发狂尖叫,却猛的又听到一个粗犷的声音:“大爷刚来就要立功啊?嘿哟,夫人你开不了门了对吧?让开,大爷给你开门!”

    “走你!”

    轰然一声闷响,穆太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穿过房间的窗户照进来。

    他从梦里被惊醒。

    恐惧之下他顾不上穿鞋子推开卧室门往外跑,跑出屋门后看到娘亲带着一个英挺到过分的年轻人、一个黑铁塔般的壮汉和一个老道士出现在大门口。

    双方对视,徐大诧异:“你们家里有人,那怎么不出来开门?”

    他又仔细打量少年,看着凌乱的衣衫、满头的汗水、惊惧的神情还有乌青的眼圈,他露出一个很贱的笑容:“我懂我懂,大爷今天莽撞了。嗨呀,我应该能想到的,年轻小伙子自己在家反锁大门还能干什么?”

    少年不管他胡言乱语,跑过来搂住母亲便嚎啕大哭:“娘、娘,好可怕,我好害怕!”

    徐大给王七麟一个责备的眼神:“今天咱着急了,吓到这孩子了。”

    王七麟尴尬:“你说你早不来晚不来,怎么我们推不开门的时候你就来了?”

    穆小娘家也在城西,而且路上王七麟了解到她是城西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这妇人的丈夫曾经是县里官学一名教书先生,年纪轻轻、学问很大,当时的知县对他很是赏识,一心想让他来做自己的师爷。

    可惜命途多舛,穆小娘怀孕的时候她丈夫却得了急病去世了,然后穆小娘没有再嫁,而是一把屎一把尿将儿子穆太航拉扯大了,并送去官学读书。

    穆太航遗传了父亲读书的天分,刚过舞象之年就已经过了院试考上了秀才,以他的年龄和天赋,考上举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要是穆家祖坟修得正,他最终甚至可能中举。

    但这有个前提:他得熬过这次的诡事。

    路上穆小娘把儿子遭遇的诡事告诉王七麟了,他们一路说一路走回到了穆家,结果穆家大门反锁,叫也叫不开、推也推不动。

    很巧,窦大春去了庸水县,没找到窦大春的徐大打听着他们消息回来了……

    得知是徐大踹开的门,穆太航冲他就跪下了:“多谢恩人救命,多谢恩人救命!”

    徐大提了提腰带道:“为官一任、庇佑一方……”

    王七麟盯着他看。

    徐大咳嗽一声道:“我家大人爱民如子,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王七麟提着少年的肩膀将他提起来:“你是穆太航?”

    “是,学生正是。”

    “刚才又梦魇了?”

    少年流下了惊恐的泪水:“不是梦魇,那不是梦魇,那都是真的!”

    王七麟进屋坐下,问道:“是不是又发生了和以前不一样的事?说给我听听,放心,有我在,鬼邪辟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