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97.当道的屋
    ,妖魔哪里走!

    杜家家大业大,晚上特意安排了一场接风晚宴。

    乡下地方没什么精致菜肴,但胜在肉大酒多。

    酱肘子、烤乳猪、整烧鸡、炖大鹅,徐大撑的拉肚子。

    第二天王七麟照例起了个大早,妖刀在手,一套太阴断魂刀连绵不绝。

    杜猛看到后惊讶:“王大人好快的刀,这是什么刀法?”

    他虽然蜗居于乡村小地方,但年轻时候也闯荡过江湖,眼力劲非一般人能比,一眼就看出太阴断魂刀法的非同凡响。

    世上武学分两种,一种是拳脚功夫、兵器套路,普通人就能练,练了可以强身健体,能对付寻常人,也能对付孤魂野鬼、小妖小怪。

    另一种则是玄术功法,非有天资者不能修习。

    这些玄术功法就是大能耐了,不出五行、不离三界,行为举止逃不脱天道轮回,专门用来对付妖邪鬼怪。

    当初杜操给他八卦归魂刀法是第一种,而太阴断魂刀法就是第二种了。

    王七麟客气一番,说自己瞎练。

    杜猛老江湖,知道好奇心太强的危害。

    见王七麟不想深聊,他就简单的说道:“王大人的刀法非凡,但好像没有相应内功搭配?如果有合适内功辅佐这刀法,那王大人的实力就深不可测了!”

    一听这话,王七麟来劲了。

    内功比刀法还要珍稀,他想细问,结果杜猛微微一笑跑了。

    你现在愿意深聊了?抱歉,鄙人不愿意,鄙人好歹是一介家主,也是有脾气的。

    吃过早饭王七麟想早走,杜猛挽留他们吃午饭,说道:“你们昨天走的是一条远路,我指点你们一条近路,走这条近路可以半天回到吉祥县。”

    王七麟诧异:“还有近路?我怎么没有打听到?”

    杜猛说道:“这是一条丘陵小路,不安稳,普通百姓不敢走,但王大人修为盖世,显然不用怕。”

    “不过这路上有一家阴店叫‘勿入饭庄’,庄子里头是几个留恋阳世的鬼,它们未曾害过人,所以若是大人遇上了还请高抬贵手,勿要斩杀它们,它们不是恶鬼。”

    中午又吃撑了,然后他们拿走杜猛给的地图,离开乡路进入一条小路。

    徐大吃多了,黄骠马遭罪,他们只能还是走一会歇一会。

    走出差不多两个时辰,天气忽然变差,太阳隐匿,阴云挂空。

    很快阴云变成黑云。

    黑云压城城欲摧!

    王七麟骑马上一座土山居高临下往四周看,然后回来说道:“周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咱们还是往后走吧,刚才路口处有一座客栈,今晚咱们要不去那客栈打尖吧。”

    谢蛤蟆道:“荒山野岭一客栈,大人,我看那客栈怕是古怪。”

    王七麟道:“我也觉得古怪,不过那可能就是勿扰饭庄。里面顶多几个不害人的小鬼,咱们去避避雨就走,不至于会发生冲突。”

    徐大挺胸道:“管它有没有古怪,咱怕什么?有鬼咱就斩鬼,有妖咱就收妖,听天监出行,百无禁忌!”

    天空中开始飘起了蒙蒙细雨,他们没法赶路,只好快马加鞭回到路口客栈前。

    客栈名字有趣,叫做‘当道的屋’,附近还有几十座茅草屋,应该是个小村子。

    徐大笑道:“客栈老板这没文化,他想写的是挡道的屋吧?”

    客栈牌匾上的字写的扭扭曲曲、如同狗爬,确实有可能写了错字。

    八喵探头往外看,又开始咕噜咕噜的念佛。

    但徐大含上冰台珠试了试,没有阴气,一切正常。

    这时候有小二撑着油纸伞出来接他们:“客官快请进快请进,里面坐,这雨下的急,小心淋湿了。”

    客栈不大人还不少,里面六张桌子已经满了一半。

    三人落座,徐大喊道:“小二,给大爷来一壶老酒,再上一只肥鸡。”

    小二甩着毛巾过来说道:“大爷,老酒咱有的是,肥鸡这会没准备好,毕竟还不到饭点呢,您先来一盘凉菜怎么样?有香豆干、盐水毛豆、素烧鹅、腌万年青……”

    吃饭的事交给徐大就行,王七麟只管结账。

    他喝着茶水问谢蛤蟆道:“道长,你当初算的那卦真没错,这次的秦晋劫就是跟将军府有关,咱以为是借助将军府的人脉,其实不是,你还记得无极浮屠中的龙日垂髫吗?”

    谢蛤蟆道:“龙日垂髫能挡得住秦晋劫?未必啊。”

    王七麟诧异:“不能吗?我听杜操说那周仲生就是躲进将军府才逃过一劫,将军府里不就一个龙日垂髫能用吗?”

    谢蛤蟆沉思了一下道:“我猜他当时不单单利用了龙日垂髫,还想办法让那偏将阴魂跟秦晋劫给对上了,光靠龙日垂髫怕是挡不住秦晋劫,因果劫没那么好对付。”

    王七麟点头道:“有道理,难怪周仲生虽然避过劫难却依然遭受重创,他可能是在偏将阴魂手下吃了大亏。”

    酒菜送了上来,谢蛤蟆试了试,竟然一切正常,客栈没问题。

    三人喝着淡酒聊着天,后面雨势变大,又有几个行路人进来,慢慢的六张桌子都满了。

    王七麟没事干,便默念法诀、掐手印来练临字真言。

    后面徐大推了他一把向着楼上使眼色,王七麟扭头看去,一个姿色秀丽的妩媚少妇出现在二楼的楼梯口上。

    少妇脸蛋椭圆、娥眉朱唇,举手投足皆有风情,只是眉头紧皱、面色惶恐,像是遇到了难事。

    有伙计上去冲三人指了指,少妇脸上露出欣喜之色,急忙走来。

    徐大顿时危襟正坐,谢蛤蟆翻白眼:“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

    走到近前少妇施礼,自我介绍道:“奴家柴娘子见过三位大人,三位大人可是在听天监当差?”

    徐大道:“不错,有什么事吗?”

    柴娘子为难的用贝齿咬了咬饱满殷红的朱唇,徐大由挺直背改成弯下腰。

    “三位大人明鉴,这家客栈是奴家所有,在这路上开了有些时日,靠着来往的商客行人倒也勉强能营生下去。可是前两日开始,我家客栈遇上了诡事,唉。”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面有惧色。

    徐大问道:“碰上什么诡事了?说说。”

    柴娘子愁眉苦脸的坐下,说道:“大约是四五天前,有客人起夜看见这大厅里坐着几个人,他感到古怪想打个招呼,可是没人回应他,甚至他都看不见这些人的脸,因为所有人都是背对着他。”

    “这客人走南闯北见识广,他觉得不对劲,第二天便与我说了。于是晚上我安排伙计出来巡视,结果伙计也撞上了这些东西,看不见脸,他们总是背对着人。”

    “更吓人的是,从前两天开始,有人照镜子或者洗脸的时候,会发现倒影里出现一张不属于自己的人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