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都市小说 >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 第475章 群雄荟萃

第475章 群雄荟萃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先天九重——

    轻歌没有掩藏,在空中绞杀的灵气,确确实实是属于先天九重的灵气,而且,轻歌的灵气,比常人精纯许多,能与灵师丹田内提炼过的灵气媲美。

    而大殿的迦蓝众人,也不是惊讶一个先天九重修炼者的诞生,而是轻歌距离上次突破,也才短短一两个月罢了,甚至可能是更短的时间。

    须知,夜轻歌曾经是丹田破碎的废物,她从十几岁开始真正修炼,接触到灵气,从一个废物到先天九重,她也才用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罢了,然,对于常人来说,一年半的时间能突破一重就算不错了,天赋好一些的突破两重,可她,由无到有,足足突破了九重,这样变态恐怖的修炼速度,闻所未闻,怎能不惊,怎能不讶。

    “你徒弟,真是让人惊讶的小家伙。”无虞眼中闪过一道惊艳的光,道。

    安溯游愧疚的看了眼轻歌,听见无虞的话后又骄傲的扬起脑袋,“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徒弟。”

    世间有很多事,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绿瑶瑶是轻纱流离的人,她与轻歌无冤无仇,此番争锋相对也是因为轻纱流离的指使罢了,轻纱流离见绿瑶瑶处在下风,迅速往这边走来,站在绿瑶瑶面前,绿瑶瑶看着面前为她挡去危险的女人,心里装着满满的感动。

    轻纱流离冷漠的看着轻歌,“听说夜姑娘去西寻当了皇帝,帝国王位太舒服,我还以为夜姑娘不会来我们迦蓝了。”

    轻歌扬眉,“多日不见,轻纱姑娘的嘴还是和以前一样臭。”

    既然来了,她就没打算对谁忍让。

    “你……”轻纱流离怒。

    轻歌忽视掉她,朝碧西双等人悄然的眨了下眼睛,而后再径直往前走,站在安溯游面前,双手抱拳,拳与掌的碰撞,似是让洛丽塔的塔身都狠狠的震动了一下,“安院长,大长老,轻歌回来参加此次洛丽塔测试。”

    安溯游的心落入谷底,轻歌从未喊过他为师父,他懂这姑娘的外冷内热,两个月前虽然也没有喊过,却是打开了心扉,开始准备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师父,可那次的洛丽塔测试,虞姬的逼迫,倒数第一名的成绩都没有让她放在心上也没让她难过,只是安溯游的知情让她有几分寒意罢了。

    轻歌眼底冷漠疏离,安溯游如鲠在喉,想问问她离开迦蓝的两个月里,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却说不出话来。

    轻歌离开迦蓝后,他也时常让人去打探她的消息,一桩桩,一件件,都匪夷所思,兽潮、皇位、屠杀——

    “轻歌,你可知道,你得在此次测试中拿到前三,才有机会留在迦蓝。”无虞道。

    轻歌:“知道。”

    无虞皱了皱眉,看了眼不远处红衣、汲青枫等人,若没有这些人的话,轻歌成为前三名的阻力就要小一些,强一些的无非就是虞姬、君若离、霓霄这些人,可红衣等人一旦加入,轻歌还得超越他们,才能回来。

    难——

    不只是无虞,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都有些幸灾乐祸,要在这么多翘楚中突破,基本上没什么希望,更何况轻歌上次的成绩垫底,更是个笑话。

    嘹亮的钟声在洛丽塔的顶楼响起,荡气回肠震耳欲聋,无虞看了眼轻歌,再看向大殿内的众人,道:“塔门开启,洛丽塔的规矩还和以前一样,诸位好自为之。”

    沧桑的声音落下时,红毯尾端的塔门不断的颤动着,连带着塔门两侧的墙都在震颤,气势排山倒海一般。

    许久,塔门往上,开启了一个通道。

    众人鱼贯而进,跃跃欲试兴奋不已,轻歌慢慢退回到碧西双等人面前,途中,赤羽一把搂住的轻歌的肩膀,“小美人,有没有想我。”

    赤羽旁边,君若离漠然如冰,霓霄高傲冶丽。

    轻歌嘴角抽了抽,怀里的狐狸眼神如刀子,想你二舅爷——

    “夜轻歌,群雄荟萃天才云集的情况下,你想拿到前三,不太容易。”霓霄双手环胸,道。

    轻歌淡淡的看了霓霄一眼,目光从君若离身上扫过,朝赤羽点了点头后,轻歌走至碧西双等人身边。

    “霓霄,你看你,这么凶,把我家小美人都吓跑了。”赤羽满腹憋屈。

    霓霄虚眯起眼眸——

    “走吧。”君若离道。

    那侧,红衣扬了扬手,也往洛丽塔的塔门走去,何之雄往轻歌那边瞅了一眼,道:“好像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红衣笑,“夜姑娘名誉四星大陆,难不到她。”

    拍卖场之事,轻歌为红衣君若离拿回了八百万灵气丹,以至于红衣二人即便没有完成任务,也不用受到惩罚,红衣是恩怨分明的人,这点人情,她也没有想过忘记。

    只是,若是红衣知道那八百万灵气丹是轻歌的灵兽偷的话,只怕会气的跳脚。

    汲青枫目光落在与碧西双不知谈论些什么的轻歌,眼里闪过一道寒意,“与那个女人交好的人,也都恶心。”

    “青枫,话可不能这么说。”红衣还想继续往下说,只是看见汲青枫脸上罩着冷霜,声音便戛然而止。

    无奈惆怅的摇了摇头,红衣一行人气势磅礴的往塔门走。

    轻歌身边跟着个李美丽——啊呸,是李富贵,李富贵站在轻歌身后,悄然的观察着碧西双,那张倾国倾城美艳成霜的脸虽然不复存在,被丑陋不堪的疤痕取而代之,李富贵却是隐约能够看出当日雨夜里美人的轮廓。

    记忆中的人和现实交叠在一起,竟是格外让人心动。

    尽管李富贵有所掩饰,只是他的视线过于火热浓烈,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碧西双察觉到了李富贵一直盯着自己看,远山般的眉微微蹙了起来,眉宇之间染上一抹轻愁,不解,疑惑。

    的确,大部分的人都是视觉动物,尤其是男人,碧西双的身体被人污染,容貌被毁后,卑微到了尘埃里,根本就没想过,会有男人对她感兴趣。

    她现在的残生,无非就是抱着过去偏执的感情,孤独终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