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读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17.夜拍门
    ,妖魔哪里走!

    饭桌上王七麟一番询问得知,杜十五等两家得到的菜肴比聚香楼丢失的要少许多。

    显然,伏龙乡里还有一些得了道士好处的人家。

    吃过饭后,王七麟对两家人和掌柜的说道:“下午开始你们对外去宣传,就说最近家里多了菜肴的事是伏龙乡新晋小印王七麟以法术所为,那画上的道袍蛤蟆是他养的玩物。”

    徐大冲他咧嘴笑:“你倒是会占便宜。”

    王七麟道:“你以为我想占他这名声?”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不过你如果这么想,那我目的就达到了。”王七麟笑了起来,“另外你让你那些杂七杂八的朋友去查一下这道士的下落。”

    老道士御鬼从酒店偷出的菜肴都分发给了周围人家,那他人应该也在附近。

    伏龙乡是小地方,路东有人放屁声太响路西的人就能听到。

    所以没有两三天,王七麟使用法术给贫苦人家送菜的善举便传遍了乡里和周围几个村子。

    同时村里乡外都知道了,伏龙乡现在来了个新小印叫王七麟,修为高深、豪爽大方。

    三月下旬,夜色如水。

    王七麟坐在驿所大堂里往瓮里撒了一些嫩草茎,那草鱼在水里翻白肚皮不动弹。

    死的很豪横。

    他看了一会书又扭过头来看向水瓮,草鱼依然翻着肚皮漂在水面,但草茎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条从草鱼嘴里露出半截。

    这鱼给人看着跟不看着完全两种形态。

    王七麟想起梦中在地球书本上看到的一种怪猫,二者性质相仿。

    这是一条薛定谔的鱼。

    他正在沉思,很突兀,房门缓缓打开了。

    夜风立马呼啸着吹了进来。

    没有虎皮的身影。

    ‘哗啦’。

    一道水花溅了出来,薛定谔的鱼又变了状态,开始在水潭里惊慌的游动起来。

    寒风呼呼的吹,让人遍体生寒。

    外面是一望无垠的漆黑,让人心里发冷。

    王七麟握起腰刀走到门口。

    门外什么都没有,只有卧房里隐隐亮着一点灯光,那是徐大在里面看黄书。

    一切如常,他关上门回去准备继续看草鱼。

    就在他刚回到案桌后面的时候,门外陡然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很有节奏感。

    草鱼又开始胡乱游动。

    王七麟没有去开门。

    敲门声便一直响:“咚、咚咚,咚、咚咚……”

    节奏自始至终没有变化。

    王七麟就是不去开门!

    屋内灯花跳动了几下,突然轻轻地炸了一声。

    就在此时,敲门声停了下来。

    但短短几个呼吸之后,敲门声猛的变得响亮起来:“砰砰!”

    王七麟抽出了腰刀。

    接着门外响起徐大的驴叫声:“老七老七,你在屋里头没有?”

    王七麟气急:“你在外面干什么?”

    “我、我在外面敲门啊!”

    “滚进来!”

    徐大推开门一脸贱笑的走了进来,他一只手背在身后,看起来不像个好人。

    王七麟问道:“刚才一直是你在敲门?”

    徐大茫然道:“什么一直敲门?我就拍了两下,怎么了?”

    王七麟问道:“那你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门口有人?”

    听到这话徐大明白过来:“没有,又出现异常了?”

    王七麟摇摇头道:“还好,你来干嘛?”

    徐大给他一个挑逗的眼神:“嘿嘿,当然是有好事找你,嘿嘿,你猜我今天弄到了个什么好东西?嘿嘿,最近我不是让弟兄们追查那老道士的踪影吗?老道士没找到,倒是找到一幅很古怪的画!”

    他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手里是一卷古色古香的画卷。

    “这画里面是个特别媚的娘们儿,给我画的那弟兄说它很诡异,如果你跟画里的娘们儿有缘,那她会走出来让你透……”

    不等他说完,王七麟接过画卷将它一把给掰断了,接着又倒上火油点燃扔了出去。

    徐大傻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王七麟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这肯定是一幅邪画,得当机立断将它毁掉。如果你说的是假的,那就说明你弟兄在设计逗你,也应该毁了这幅画以免中计。”

    徐大一时无法反驳,只好叫道:“那我弟兄明天来找我,你让我怎么说?”

    “就说不用谢,我是本地小印,除魔卫道是我本分。”

    画卷燃烧后火焰极大,而且是诡异的青色并隐隐有女人哀怨的啼哭声!

    王七麟看向徐大:“你那弟兄应该没糊弄你,这确实是一幅邪画,不过现在我已经把它烧掉了,你安全了。”

    徐大不甘的说道:“可惜,可惜,你好歹让我透一次再烧!”

    青色的火势渐小。

    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

    徐大因没能透而心头火起:“谁啊?”

    “是我呀。”

    一个干巴巴的声音响起。

    徐大迅速反应过来,他惊愕的看过去。

    王七麟点了点头。

    不用问,他懂。

    徐大道:“你正面牵制他,我去包抄!”

    话音落下,他一个箭步推开后窗跳了出去。

    一阵穿堂风如一支利箭穿过。

    阴气飒飒!

    门又被推开了!

    这次有一个弯着腰的道士出现在门口。

    他那一身靛蓝道袍上补丁摞补丁,头上尽管梳着个发髻可头发还是乱糟糟的,一张脸惨白、脸颊带着古怪的红色,阴风一吹脚不沾地,轻飘飘的飞了进来。

    草鱼疯狂转动,简直把水搅出一个漩涡。

    王七麟沉声道:“你是谁?”

    道士缓缓的歪着头看向他,面带诡笑:“王大人不是一直在找我吗?”

    王七麟正要问话,一声爆吼从门外响起:“装神弄鬼!吃我一脚!”

    绕路杀来的徐大开大脚踢了进来,势若奔马!

    但道士仿佛不受力,风一吹他便换了个位置,徐大一脚踢空没稳住,嗤啦一下子滑倒在地。

    王七麟阴沉着脸看着他:您搁这儿给我表演劈叉呢?

    道士随着夜风在屋子里转了起来,口中阴笑连连:“王大人沽名钓誉又口出狂言,那给贫民百姓送菜送肉的善举,当真是王大人所为吗?那蛤蟆,是王大人所养?”

    ‘养’字落下,尖锐的笑声响起,道士身影陡然一晃,变了方向轻飘飘荡荡的冲着王七麟飞来。

    王七麟左手拍案桌腾空跳起、右手拍刀柄腰刀斜刺里劈出!

    雪亮的刀光闪过!

    案桌上油灯的火苗猛的跳动一下!

    太阴断魂刀,夜黑风高!

    一道暖流从他丹田贯彻奇经八脉,十枚天官赐福丹增添了他十年修为。

    同样是一刀夜黑风高,但今夜的风可比前些夜里的风更黑更高!

    结果刀光闪过、刀风呼啸,飞上来的道士奇怪的向后退,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极快的一刀。

    王七麟讶异,道士修习的功法很诡异,他刚才后退不合常理,仿佛身体没有重量一样,前冲的惯性说消失就消失,刀风刮过他这个人竟然随着刀风而后退。

    刀影如麻,一刀又一刀接了上去。

    刀风如龙卷风,带动王七麟衣服猎猎鼓荡,声音闷响像是藏着滚雷!

    道士的身影随着他的刀影而急剧的晃动,笑声越发嚣张、越发尖利!

    一记铁拳从后突兀袭来!

    王七麟猛然转腕收刀,长刀化作风车般旋转,四处飞散的刀风全数收回。

    回绞的风力像绳子一样绑住了道士身影,徐大一拳,正正命中!

    “给我开!”

    徐大怒喝一声习惯性装比,然后道士真被他一拳给打穿了!

    身躯挂在了他手臂上……